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未雨绸缪or想入非非 日本央行竟然也开始考虑加息

财联社(上海,编辑 史正丞)讯,据媒体周五援引多个信源报道,在广泛的价格上升和美联储加息立场更为激进的背景下,日本央行政策制定者正在辩论“还要等多久才能发出最终加息的信号”,这个时间点可能会早于该国通胀达到2%政策目标前。

对于维持零利率、甚至负利率长达九年时间的日本央行,外界对于其货币政策正常化早已不报太大期待。但在疫情期间欧美央行“大放水”和混乱的供应链,终于让该国的通胀出现了起色,也有力地打击了日本“永远通缩”的观点。

image

(日本央行基准利率,来源:tradingeconomics)

由于价格上涨主要由原材料价格驱动,而不是政策制定者希望看到的国内需求上升,所以日本央行短期的重点仍然是避免燃油价格带动的通胀上蹿传导至提前收紧货币政策的市场揣测。

鉴于消费市场能否承受企业涨价的不确定性,许多央行官员不认为今年的市场条件能够满足启动加息。这也意味着启动加息的时间节点至少在2023年内,即现任日银总裁黑田东彦在明年四月卸任后。

据知情人士表示,随着美联储给出稳步加息预期、日元汇率走弱以及社会舆论对物价上涨负面情绪上升的背景下,日本央行的官员们对于未来退出宽松政策的计划进行了一番讨论,这也是官员们这么多年来头一回开始考虑物价前景上升,而不是下降。

黑田东彦上个月曾表示,随着原材料价格上涨,目前的通胀可能会触及2%的政策目标,这也是迄今为止黑田对未来通胀发展的最清晰表态。更值得一提的是,日本央行从来没有对外做出过通胀超过2%前不加息的承诺,这也意味着理论上该行能够在通胀持续超过政策目标前加息。

image

(日本通胀率,来源:tradingeconomics)

报道称,日本央行制定货币政策的9人委员会中也存在意见分裂,一部分成员认为有进一步退出刺激计划的空间,而另一些人对于采取任何可能被视为收紧政策的行为抱有谨慎态度。

目前日本央行也处于悄悄Taper的阶段,该行的日债购买速度已经较2016年采纳收益率控制框架时下降了五分之四。叠加购买股票速度的放缓、以及今年三月退出疫情期间的救济贷款计划,整体货币供应量势必将会下降。

除了宏观因素的发展外,日本央行想要加息,也需要考虑政府的立场。目前日本政府债务水平大约为经济总量的两倍,为发达经济体最高。这意味着哪怕是最低水平的利率波动,也会令日本财政背上沉重的债务成本负担,央行与政府的拉锯势必会消磨掉不少时间。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