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暴走”的天然气

去年以来,随着需求持续攀升,全球天然气短缺加剧,各国天然气价格飙升。

美国洲际交易所的数据显示,1月6日,有“欧洲天然气价格风向标”之称的TTF基准荷兰天然气近月期货价格报96.5欧元/兆瓦时,较2021年12月31日上涨近38%。

近日,围绕天然气产生的地缘政治风险和能源危机正在逐步加深。


引发地缘政治风险


在欧洲,天然气短缺引发的能源危机愈演愈烈。数据显示,仅2021年12月,欧洲天然气价格涨幅就超70%。2021年以来,欧洲天然气价格已上涨超600%。

在俄罗斯诺瓦泰克公司分析师亚历山大·纳扎罗夫看来,进入冬季以来,欧洲天然气价格一路走高,主要与市场需求随季节变化急剧增加、欧洲液化天然气自身供应能力有限等因素有关。

不过,目前市场讨论最多的原因是俄罗斯对欧洲天然气的供应问题。正如IP GLOBAL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对记者所说,欧洲天然气价格波动的主要因素是由与重要气源方俄罗斯的关系紧张以及天然气供应被政治化造成的。

据路透社报道,作为欧洲天然气主要供应国,俄罗斯向欧洲输送天然气的主要管道之一“亚马尔-欧洲管道”已经连续两周反向输气,导致欧洲天然气供应不足。

“亚马尔-欧洲管道”东起俄罗斯,途径白俄罗斯和波兰,将天然气输送至德国。自2021年12月18日起,“亚马尔-欧洲管道”内的天然气量开始减少,21日停止向西输气,随后调转方向,开始从德国向波兰输气。

美国和一些欧洲国家指责俄罗斯故意不给欧洲输送天然气,目的是就乌克兰局势和一些欧洲国家拖延“北溪2号”认证施压。

此前,俄罗斯通向欧洲有一条天然气管道,称为“北溪”管道。2015年9月,俄罗斯和德国提出铺设一条与“北溪”管道平行、经过波罗的海绕过乌克兰的“北溪2号”管道,把俄天然气直接输送至德国,并通过德国干线管道输送到其他欧洲国家。然而,由于美国的阻挠和制裁,以及乌克兰和波兰等中东欧部分国家以该项目“会加强欧盟对俄天然气的依赖,损害欧盟整体利益”为由反对,拖延至今未能开通输气。而德国新政府上台后,对“北溪2号”的态度也出现转变,暂停了其运营商资格认证程序。

不过,俄罗斯方面一直否认上述指控,强调俄罗斯对欧洲天然气一直是足量供应,反向输气的原因是德国的天然气进口商在“低买高卖”,即从俄罗斯购买低价的天然气后,转卖给波兰和乌克兰,从中赚取差价。

除此之外,俄罗斯和中国正在谈判建设的“西伯利亚力量-2”天然气管道也被西方媒体当作挑拨俄欧、中欧关系的炒作话题。

如今,俄罗斯与欧洲间的天然气问题已经变成各方势力博弈的筹码。而在亚洲,天然气价格上涨也加剧了地缘政治风险。

自今年1月1日起,哈萨克斯坦西南部的曼格斯套州液化天然气价格由每升60坚戈(约合人民币0.88元)提高到120坚戈(约合人民币1.47元到1.68元),价格上涨引发当地民众不满。

国泰君安期货能源高级研究员黄柳楠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哈萨克斯坦天然气价格原本并不市场化,政府管制力度相对较强。在此前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管制下的哈萨克斯坦天然气价格是俄罗斯等邻国的50%-70%,但长期的价格管制也影响了当地天然气市场的供需面,造成上游长期亏损以及资本性支出连年下滑的产能瓶颈。

去年全年至今,全球天然气资源紧张,哈萨克斯坦天然气供应也相对紧俏。“这种情况下,2022年1月起,随着政府宣布放开天然气价格管制,内外盘套利的运行使得哈萨克斯坦天然气价格迅速与俄罗斯打平,其本国居民的用气成本大幅攀升。”黄柳楠说。

据悉,哈萨克斯坦西部地区的公共交通以及绝大多数汽车都使用天然气。政府多年前还动员和鼓励当地居民的汽车换烧天然气,因此天然气价格上涨对民生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


供应危机短时难缓解


眼下,全球天然气资源持续紧张。1月6日,据俄罗斯国际文传电讯社报道,乌兹别克斯坦暂停天然气出口以满足国内需求。

与此同时,液化天然气主要出口国印度尼西亚已经要求该国天然气生产商优先考虑当地客户;泰国和孟加拉国也在寻求通过过去几天发布的招标文件迅速装运液化天然气。

在欧洲,由于其电力来源主要以可再生能源水电和不可再生能源天然气等清洁能源为主,欧盟主要成员国承受不起天然气高昂的价格,不得不开始对供电进行限制。

目前,欧洲主要国家的电力均价都已超过每兆瓦时300欧元,德国、英国、西班牙等多国电价均处于历史高位。而2019年同期,该数字仅保持在每兆瓦时50欧元以内。

据美国银行预估,欧洲家庭的平均能源支出将比两年前高出54%。其中,意大利和英国是受影响最大的国家,涨幅高达950欧元。

欧盟委员会表示,在欧盟27个成员国中,有20个已采取行动,以减轻最弱势消费者和家庭的打击,而最有效的方式就是减税。

英国首相约翰逊1月4日表示,不排除减税以保持能源价格稳定。

不仅家庭受影响,欧洲地区一些工业企业因为电价的飙升开始削减产能,多国电力供应商出现倒闭潮。

欧洲包括钢铁、化肥、水泥、造纸等多个行业在内的11个行业协会表示,政府对绿色能源的偏爱导致传统能源的产能被不断压缩,能源密集型企业也因此正在支付“难以承受”的成本。他们非常容易受到能源价格上涨的冲击,所以目前他们在欧洲业务的竞争力和盈利能力都受到严重打击。

花旗集团大宗商品研究全球主管Ed Morse表示,我们正处于能源转型的第一个危机中,放弃使用化石燃料在一段时期内是一个破坏性、颠覆性的事件,它将在国内和国际上造成不和谐。但不可否认,这一举措对未来仍将带来利好。

柏文喜表示,欧洲天然气供应紧张问题的解决还有赖于欧俄关系的缓和、欧洲自身天然气的增产能力以及美国天然气输欧数量的增长,可能需要较长时间才能缓解。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经济学家认为,冬季结束后,季节性压力会缓解,天然气价格将在第二季度回归正常,但不确定性仍然很高。

荷兰国际集团预计,冬季需求高峰期过后,欧洲天然气价格将开始回落,但预计2022年大部分时间,天然气价格将保持季节性高位。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