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王志纲年度报告2021》第一讲 硬科技发力:为什么新机会反而在中西部?

《王志纲年度报告2021》第一讲 硬科技发力:为什么新机会反而在中西部?插图

你好,我是王志纲,这一讲我带你关注的话题是未来中国经济的增长亮点在哪里。

说起区域经济,很多人一直都有“南强北弱”“南快北慢”的感觉。从数据上看,北方城市的表现也确实不如南方。比如今年前三季度,GDP前十的城市中,也只有北京一个北方城市。

以至于有许多有理想想闯出一番事业的人,常常盯着东南沿海,尤其是珠三角和长三角。甚至不少经济学家也在呼吁“向南、向南!”

但在我看来,在一边倒地对沿海经济的看好中,不能忽略一个新的增长苗头。也就是经过了三十多年的梯度发展,下一阶段终于轮到中西部发力的时候了。也许,中西部城市的崛起将会成为中国经济增长的新亮点。

为什么这么说呢?这一讲我们就来看看。

 

1.很多人说南方好

哪里经济发展好,机会多,人才就愿意往哪里去,这是规律。很多大学生毕业后想去南方城市找工作。

我们先看一下2019年的数据,北方所有省份的GDP加起来只占35%,而南方达到了65%。不但中国人看好南方,外国人也一样。2021年,英国知名的《经济学人》,按照自己的标准,评选出了中国最具经济潜力城市。其中,排名前十的城市,除了北京,全都是南方城市。杭州位列榜首,紧接着是深圳、广州、上海、珠海。

这样的排名一出来,会增加很多人向南、向南的决心。不过,真的要一路向南吗?在我看来,在当下这个节骨眼上,你确实要好好考虑一下。

 

2.为什么不要盯着南方了?

你心里一直有南方经济更强的感觉,其实是一种思维惯性。我们之所以有这种思维惯性与改革开放从南方开始有关。

我一直有这么一个观点,在农耕文明的时候,平原最值钱。在工业文明的时候,沿海最值钱。为什么工业文明的时候,沿海最值钱呢?

沿海地区通江达海,物流、人力成本低,正好承接了来自亚洲四小龙转移来的劳动密集型产业。所以,从80年代初开始,我国就逐渐形成了“两头在外,大进大出”的商业模式。比如广东的东莞等,从衣服、鞋帽这些低端的轻工产品开始。一路走来,40年一次一次的迭代,一次一次的升级,终于变成了全球著名的世界工厂。

就在这个过程中,东南沿海地区的民营经济如雨后春笋般涌现。不仅大量制衣厂、电子厂吸引了大量农民工,这里还成为冒险家的乐园。全世界的华人、全中国想有一番作为的野心家,纷纷来这里淘金。最后他们在改变自己命运的同时,也支撑起这个地方的持续繁荣。

在八九十年代,我还在做记者时,曾经采访过很多内地省市的领导。面对“一江春水向东流”“孔雀东南飞”,这些难以阻挡的局面,他们也表现得非常无奈。我印象特别深刻,有一次采访湖北省委书记,他这样自嘲。他说,今天不仅是孔雀东南飞,甚至麻雀也东南飞,挡都挡不住。

现在我国的劳动力优势也不再那么明显了,全球化带来的产业转移已经不可持续。以广东省为例,在1994年对外贸易的比重约占到全国的41%,是历史最高位。“东西南北中,发财向广东。”广东的确是整个中国的超级明星。到今年前8个月,广东的外贸占比已经降到了21%。从全国看,2012年,我国的外贸依存度占到45%,但是,到2020年,已经降到32%。

好,除了外贸动力不足以外,我说不要一直盯着南方找机会还有另一个原因。

你需要注意到,曾经拉动南方经济再次起飞的互联网、房地产和金融行业,已经大不如从前,增长空间极度被压缩。

曾经,一些互联网巨头企业在讯息发达的沿海地区发展起来,很多拿着一台电脑就可以打天下的牛人,只要有好的商业模式,有资本支持,就能改变世界。但是进入智能化时代,经济的核心动力变成硬科技,模式创新难以为继。

什么是硬科技?就是与实体产业息息相关的核心底层技术。比如光电芯片、人工智能、生物技术、新材料、新能源、智能制造等。这些企业不再依赖原料和产品的大规模进出口,而是要靠大量的专业人才和技术积累,以及有耐心的资本。而南方资本已经有了路径依赖,习惯了赚快钱,赚大钱的生意。

所以,从长远看,南方沿海地区将失去传统优势,在硬科技上长期投入不是它们的强项。

那未来要找发展机会应该看哪里?我认为,应该跳出南北,看中西部。需要注意的是,我这里说的中西部,既有典型的北方省份河南,又包括南方省份安徽、湖北,还有西部的巴蜀等,也就是四川、重庆等。

中西部的优势在哪里呢?下面我们来分析一下。

 

3.为什么机会在中西部?

好,我们刚才说,未来能支撑起中国经济的企业,大多是硬科技企业。当拉动经济发展的引擎在变,要发展这类企业,中西部优势更为明显。

第一,在科研人才方面,沿海地区高校和科研院所有限。这些年,这些地方之所以表现出人才济济,主要靠的是吸引中西部的科技人员。

人才储备不足,同时生活成本高,会越来越难吸引人才。反之,西安、武汉、合肥、郑州等中西部城市早在改革开放以前,就是我们国家重点投入的教育和科技重镇,本身就拥有丰富的科技人才资源,硬科技企业也可以“就地取材”。比如武汉,这里有130多万的在校大学生,不仅在中国,甚至在全世界就规模来说,也是名副其实的大学之城。

第二,在产业基础方面,由于在外贸经济、互联网经济热潮中落后,中西部省份反而更有动力抓住硬科技这根稻草,后发制人。不少中西部城市的政府,积极化身风投,引入硬科技企业。

比如合肥,多少年来一直是一个默默无闻的省会城市,而今天却大出风头,成了明星城市。科大讯飞也好,蔚来汽车也罢,甚至是还半蒙着面纱的量子科学,未来都有很大的潜力。在这样的背景下,合肥也就有底气让城市成为最大的创投公司来扶持高新科技企业,迅速地实现了弯道超车。

第三,中西部地区有良好的高端制造业基础,这是中国经济走向强大的重要力量。比如合肥在量子通信、动态储存芯片、显示玻璃等领域都出现了领跑企业,武汉的特种光纤企业填补了自主产业链的上游空白等等。

因此,在这些基础的带动下,中西部的崛起将是一个大概率事件,也是值得我们高度关注的一个区域现象。如果没有例外,这将是未来中国十年区域发展的主旋律、大趋势。

同时我还有一个判断,未来十年中西部地区将会涌现出更多的新一线城市。大批的人才背井离乡,将会成为历史。

今年我去武汉考察时,感受就很强烈。我在和腾讯、华为武汉的一些高管交流的时候,打听他们毕业的学校居然大多数是华科的。

我是个文科男,不太知道理工科,我说华科是谁,他们说就是华中科技大学。我说华中科技大学不就是孟晚舟的学校。他们说不仅是孟晚舟的学校,腾讯的“微信之父”张小龙也是华科毕业的。后来往下延展,我发现整个腾讯和华为的很多高端人才都是华科的。

后来我又问他们一句话,为什么你们不选择去北上广深的总部呢?他们说,他们搞了个内部调查,问现在的这些大学生,愿意选择什么地方。他们首选的不是深圳、北京、上海,而是成都、武汉。

第一,这里有机会。第二,这里房价便宜。第三,这里结得起婚,还能赡养父母。

一句话,当你要寻找幸福指数的时候,这里比北上广深都强。在这种背景下面,逼着它们的总部也开始把自己的重心往中部转移,或者建立新的总部,或者建立第二总部,倒过来,将就人才。

千万不要小看这种现象,这是一个历史大趋势的重新开始。也就是后来我总结的,40年前是农民“背井离乡”,而今天你们是新的“离土不离乡”,再不“背井离乡”,这是一个历史性的大转换。

最后,我还要补充一点,支撑中西部发展的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消费拉动的作用在变大。消费现在是拉动中国增长的主要动力,再加上内需时代的到来,中部人口众多,成为基数最大、活力最强的消费市场。这些沿海的大企业自然纷纷抢滩中部。

那么,这个变化对你有什么意义呢?我想,无论你是想创业,还是找工作,不用再一头扎进北上广深这些一线大城市了。我建议你可以关注中西部区域的中心城市,特别是大都市圈的发展。

同时,我建议你在做抉择时,要从多元维度思考。我常说一句话,人活着都是在追求“三生有幸”,生活、生命、生意,一个都不能少。现在要想在北上广深同时实现“三生有幸”,其实很难。但是,如果要在武汉、合肥、郑州这样的中部城市,“三生有幸”是一个可以触达的人生目标。

好,我是王志纲,我们下一讲再见。

 

王志纲你是否面临过这样的选择,在两个城市之间不知道去哪个好?你当时是怎么做选择的呢?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