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2021-2022何帆中国经济报告》11 穿越周期:“无聊”如何帮助企业化解风险?

《2021-2022何帆中国经济报告》11 穿越周期:“无聊”如何帮助企业化解风险?插图

你好啊,我是何帆,欢迎回到何帆报告2021-2022。从这一讲,我们进入了一个新的模块——工业化。我们来说说,沿着工业化这个慢变量,在制造业里能看到什么有意思的小趋势。

提起制造业企业,你会有什么印象?你可能会觉得,制造业企业,都好无聊啊。确实如此。

比如我今年调研过的一家企业,桐昆,在浙江省嘉兴市的桐乡。它原来是一家乡镇企业,现在不仅上市了,而且是行业里的龙头企业。这个桐昆是干吗的?它主要生产涤纶长丝。涤纶长丝又是干吗的?这是一种化纤产品,我们穿的衣服、鞋子,还有家里用的窗帘、床单、沙发罩、垫子,都有用到涤纶长丝。桐昆的朋友告诉我,他们建厂至今,花了四十年,只做一根丝。你说无聊不无聊?

但我在今年的调研中,得到了一个新的启发。正是因为非常无聊,像桐昆这样的制造业企业才能成功地化解各种风险。为什么这么说呢?我给你仔细讲讲。

用内部微创新对冲外部波动

你肯定知道,很多其他行业的企业,动不动就要搞创新。但是,化纤这个传统产业,很难找到革命性的技术创新。

我问过桐昆的朋友:五年之后、十年之后,你们行业会不会有什么革命性的技术创新?他们认真地想了想,说:不会。革命性的技术创新很难出现。未来五年、十年,还是做一根丝,无非是把丝拉得更长一些,增加一些特性。

我们过去总是强调要创新,但有时候为了创新而创新,反而会把自己折腾死。IT行业创新速度快,那是因为他们可以先拿出一个不成熟的版本,再不断迭代,修补漏洞。可是,制造业可不能把还不成熟的产品直接就卖到市场上啊。所以,制造业企业对待创新会更谨慎。

那你说,没有革命性的创新就不算创新吗?不是的。就拿桐昆来说,他们是在做微创新。比如说,他们在开发仿皮、仿真丝、仿棉麻的产品,你都看不出来哪个是仿的,哪个是真的。这种微创新,才是桐昆更需要的啊。因为其他产品替代不了涤纶,涤纶却在替代其他产品。

所以,桐昆的核心竞争力,不是做革命性的技术创新,而是靠内部微创新,搞好经营管理。要知道,经营好一家制造业企业,那可是一件累活。

就拿桐昆来说吧,有上千种不同规格的产品要管,要管销售,也要管库存,得把每一分钱都算清楚,精打细算,把管理做到极致,才能有更低的费用率、更高的毛利率、更高的流动资产周转率。

说起来,这里面好像没有什么很酷的高科技,但这比得可是看谁能扛得住。好的制造业企业,都像是长跑选手,比的不是起跑的速度,而是全程的配速。累是累,可是,你累别人也累啊,反而不会有人来抢饭碗。

除了上千种产品要管,还有两万名员工要管。桐昆的员工没有光鲜亮丽的履历,看起来好像很土。很多管理层都是从基层提拔上来的,有的人学历不高,甚至一开始只是生产线上的挂线工人。可是,只要踏实肯干,企业大了,这些骨干们就会到各地开枝散叶,为桐昆开疆拓土,自己也成长为独当一面的能人。

别的企业招人,恨不得都招985的,甚至都招北大清华、交大复旦的,但桐昆的员工再普通不过了。靠招优秀的人才,有时候反而事与愿违,因为优秀的人才都被卷在一起了,但能靠一群普通人,同样带出一支骁勇善战的队伍,那才算本事啊。真正成功的企业是把一群平凡的人聚在一起,照样能干得红红火火。

处于产业链中游,稳坐钓鱼台

别看桐昆这家企业虽然已经做到行业龙头的位置,但是很多人都没听过。桐昆之所以没啥名气,是因为它在产业链的中游。

你会发现,越往上走,名气越大。你知道中石油、中石化、中海油。可是,到了涤纶长丝,它就没名气了。

从涤纶长丝,再往产业链的下游走。涤纶长丝可以织成布,可以做衣服、鞋子,还能做缆绳、渔网、医药工业用布等等。这些下游企业,你也能叫出名字,比如安踏、李宁、报喜鸟,等等。

别看涤纶被夹在中间,夹在中间,大有好处啊。上游和下游,都容易遇到价格波动。原油的价格经常波动,服装和鞋帽市场也经常遇到波动,竞争者众多,各领风骚三五年。可是,涤纶企业却稳坐钓鱼台,这是因为,身处产业链的中游,上游和下游就成了它的缓冲地带,价格波动也好,需求波动也好,到它这里,就被消化得差不多了。

身处产业链的中游,还有一个好处。涤纶企业可以朝上走或朝下走,挤占别人的市场,别人却无法抢它的地盘。无论是上游行业或是下游行业,想进入涤纶行业都有门槛。你说投资规模大吧,这个行业,资本大佬们还真看不上。那你说投资规模小吧,现在这个行业,要上就得上成套设备,小企业还真拿不出那么多的钱啊。

韧性:穿越周期的力量

那咱们再往深处想一想,桐昆为什么能够化解掉各种风险呢?我们前面的分析,都是从行业的角度去看的,可是,化纤行业又不是只有桐昆一家啊,为什么到最后是桐昆?

这是因为,桐昆有一种特有的韧性,有一种穿越周期的力量。这个行业挣的是辛苦钱,不如别的行业来钱快。不止是化纤行业,其实,整个制造行业大多如此。周期长、波动大、利润薄、操心多。

过去这些年,我们经常看到,不少手上有钱的制造业企业,忍不住把钱拿去做房地产、做投资,越陷越深,最后血本无归。桐昆难能可贵的地方就是,它一直坚守阵地,没有转移目标去做其他赚钱的行业。他们即使手上有现金,也从不投资短平快的项目。比如,桐昆的朋友告诉我,他们永远都不会多囤地,总是只留一块地,那是为建新的工厂储备的。

桐昆在决策的时候,属于典型的反周期型。当行情大好的时候,桐昆非常警觉。这时候,桐昆的董事长陈士良会说:“这么好的事情,怎么会落在我的头上?”但是,当经济形势不好的时候,桐昆却对自己充满了信心。桐昆有两次扩张,都是在金融危机中,而且还在国内外获得崭露头角的机会。一次是在1997年东亚金融危机之后,桐昆迈了一大步,涤纶长丝产量超过仪征化纤,成为国内行业第一。另一次是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桐昆上了一套全球最大的生产项目,最终成为全球最大的涤丝生产企业。这就是一个经历过完整的经济周期的企业,才特有的耐心和敏锐洞察力。

这几年,我走访了不少制造企业,发现像桐昆这样的企业不只一家。这些企业会有一些共性。看起来,它们都很无聊、单调、平凡。它们习惯了不被别人关注,数十年只做一件事。它们往往身处一些看似边缘甚至没落的行业,比如纺织、服装、造纸、水泥。你可能觉得这些行业早就被淘汰了,其实,在这些行业里能够活下来的企业,都像桐昆一样,具有一种特殊的韧性,拥有一种穿越周期的力量。

好,这就是我调研桐昆得到的启发。时代变了,无聊的才是有趣的。

别的企业说,我比你新潮。桐昆说,我能活下去。

别的企业说,我比你赚钱。桐昆说,我能活下去。

别的企业说,我跑得比你快。桐昆说,我能活下去。

那这些企业能活下来,靠的是啥,就是用内部的微创新,去对冲外部的波动。别人是“唯快不破”,它们是“以静制动”。 乍一看,它们没有变革,其实,每一天,它们都在变革。

就说桐昆吧。你说它每天都做了哪些微创新?好像真看不出来,每天只看到董事长到车间和工人一起讨论生产工艺,只看见每个岗位上的员工不断地提出合理化建议。但是,日积月累,水滴石穿。经历了这些年来的微创新,到桐昆的生产车间和仓库去看看,你会大吃一惊,几乎在车间里看不到人,机器之间,互相分工协作,甚至是互相管理。这时候,你才会感慨,原来桐昆早已走在智能制造的路子上了,原来龟兔赛跑,又是乌龟赢了。

总结

好的,这一讲就要结束了。我介绍了生产涤纶长丝的桐昆企业,如何利用行业的无聊特性,反而具备抗风险的能力,穿越周期。这样的“隐形冠军”还有很多,通过它们,你能够看到,新物种未必就是能活下来的物种,经历过大的环境变化,依然能够适应新的环境,那才是适者生存的物种。

思考题

好,我给你出一道讨论题,很多“隐形冠军”就在我们的身边,那你有没有在自己的身边发现像桐昆这样的企业?欢迎在留言区留言,跟大家分享。

这一讲就讲到这里,我是何帆,咱们下一讲再见。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