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导致美国高通胀的最后一根稻草将会是什么?

庞大的流动性注入到宏观经济中,加上全球供应链的中断,结果就是太多的金钱追逐太少的货物,通货膨胀几乎是必然的结果。

我的朋友Shirly在新泽西开一家中餐外卖店,进货的价格之高已经让她难以招架。原先一罐去皮大蒜15美元,现在已经是50美元。5加仑的油本来是20美元,现在是42美元。鸡腿肉从每磅0.99美元涨到现在每磅1.6美元。尤其是从中国来的东西已经贵得离谱,20多美元一箱的马蹄罐头现在已经70美元还买不到, 原先从中国进口的一个集装箱货架的运费在2000-3000美元之间,现在已经是1万多美元了。

还不只是物价上涨,Shirly找不到工人。打杂的工人疫情严重时都辞职了,疫情期间慷慨的失业保险和政府救助支票让很多人都不来上班。4000美元一个月都找不到一个炒菜的,夫妻俩只好拼命干了。

Shirly面对通货膨胀的无力,估计大部分美国人都感同身受。10月29日美国商务部的报告显示,9月的年度通货膨胀率以30年来最快的速度增长,达到4.4%,其中能源通胀率达到24.9%,食物通胀率达到4.1%。

尽管扣除食品和能源的核心通货膨胀率为3.6%,和8月相比没有变化,但也是1991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拜登上任后在3月通过的1.9万亿美元救助计划使美国自疫情爆发到现在的财政支出超过5万亿美元,同时美联储将联邦利率一直保持在零,还通过了2.3万亿美元针对企业、家庭、金融市场和联邦、州政府的借贷项目。而且美联储每月购买1200亿美元债券向市场输入流动性。这样庞大的流动性注入到宏观经济中,加上全球供应链的中断,结果就是太多的金钱追逐太少的货物,通货膨胀几乎是必然的结果。

由于联邦政府的巨大支出和美联储的宽松政策,很多经济学家从一开始就有对通货膨胀的担忧。向来直言不讳的美国前财长萨默斯2月就在《华盛顿邮报》写道:“规模更接近二战水平的宏观经济刺激有可能引发我们一代人从未见过的通货膨胀压力,影响美元和金融稳定。如果能够迅速调整货币和财政政策以解决问题,这将是可控的。但鉴于美联储甚至否认通胀的可能性,国会也不会削减开支,通胀预期存在大幅上升的风险。”

美联储对于目前的通货膨胀达到30年最高这样的程度确实有些始料不及。一直到8月杰克逊-霍尔的年度讨论会,美联储主席鲍威尔都认为通货膨胀很有可能是临时性的。但那时通胀显然也已经被美联储视为心头大患,鲍威尔在演讲中提及“inflation” 这个词89次,他也承认通胀升高,但情况是“动态的”。

美联储一直认为疫情造成的供应链危机是暂时性的。但从疫情爆发到现在已经将近两年,全球供应链危机丝毫没有缓解的迹象。在加利福尼亚州南部的洛杉矶港和长滩港,万吨乃至10万吨巨轮都大量拥堵于此,无法上岸。彭博社报道,在加州主要港口等待的船只达到80艘。8月中旬,平均每艘船的等待时间是6天左右;而随着拥堵恶化,如今等待卸载时间平均长达10至12天。

据《华盛顿邮报》报道,作为北美最大的私人码头,长滩APM Terminals 的 400 号10月29日为卡车司机提供的 2000 个预约运送单子中有近一半没有使用。美国货车运输协会日前称,美国卡车司机如今严重不足,缺额高达8万人。

而芯片的短缺更不用提了。通用汽车和福特都表示,芯片缺失导致第三季度利润大幅下降,有传言称苹果将削减今年 iPhone 系列的生产目标。芯片问题造成了普遍影响,富国银行称仅此一项就会使美国GDP减少0.7%。不需要富国银行和这些大公司昭告,日常生活已经让很多人感受到供应链的问题。我的一个朋友订一套高尔夫球杆等了一个半月,购买新车也都需要提前3-4个月下订单。

经济学家史蒂芬•罗奇日前在CNBC 接受采访时表示,过去一年半里的供应链问题影响了大宗商品、半导体等许多产业, 现在再加上中国的电力短缺,造成能源价格飙升。

原油价格上周一已经达到每桶86美元,达到2018年以来的最高点。能源相关的上涨率达到24.9%。而且整体经济的就业人数比疫情之减少了500万,平均小时工资9月同比增加了4.6%。

这些都使美联储主席在8月认为通货膨胀最终会消失的五个理由看起来有些脆弱。当时鲍威尔认为宏观经济缺乏广泛的压力,高通胀项目走低,工资压力不高,通货膨胀预期比较温和,而且全球的通胀率长期以来都比较低。

标准普尔前全球副主席、现在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研究员Paul Sheard对我说,美联储以及大多数预测者错误地判断了通胀前景,并没有预料通胀会上升得如此迅速。

根据美联储的季度经济预测摘要 ,2020 年 12 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预测2021 年个人消费支出价格指数通胀率中数为 1.8%;到今年9月他们认为2021年该指数为4.2%。

“这是一个巨大的修正,这是由预测错误造成的,”Paul Sheard 说,“为什么他们弄错了?简言之,因为他们的预测模型没有考虑像新冠病毒这样的大规模供需冲击的影响,而且他们没有预料到劳动力市场会如此迅速地收紧,以及就业市场会出现如此大的不匹配。”

至于美联储一直说的通胀是“暂时性”问题,Paul Sheard 认为通胀是否“暂时性”取决于时间范围。消费者可能将“暂时性”解释为最多几周或几个月。对于经济学家和货币政策制定者来说,“暂时”意味着“不是永久性”或者“半永久性”,也就是说,通胀会在几个季度甚至几年之内自行回落或者通过紧缩政策降至目标范围之内。

显然美联储对于通胀的“暂时性”已经没有那么执着了。在9月底欧洲央行举办的一次会议上,鲍威尔就对现在的通货膨胀感到沮丧, 他仍预计通胀最终会缓解,但目前的压力会持续到 2022 年。持续通胀的压力也使得鲍威尔在10月22日南非储蓄银行主办的一次线上讨论上表示:“我认为现在是时候缩表了,但我不认为是提高利率的时候。”

所谓缩表就是削减每个月1200亿美元的债券购买。美联储9月的会议纪要显示,央行可能会从11月中旬开始每月削减 100 亿美元的美国国债和 50 亿美元的抵押贷款支持证券。但这并不能消减对通货膨胀的忧虑,事实上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担忧美国会出现类似于上世纪70到80年代的高通货膨胀。

对美联储的过度宽松政策一直持批评态度的罗奇就对CNBC表示, “持续的供应链瓶颈从一个领域转移到另一个领域,这和1970 年代初的情况惊人类似,通货膨胀将有可能在这样的高位持续相当长的时间。”

从1965年到1982年的大通胀是20 世纪下半叶的决定性宏观经济事件。历时近20年,二战期间建立的全球货币体系被抛弃,经历了四次经济衰退,两次严重的能源短缺,引发了和平时期前所未有的工资和物价管制。上世纪70年代通胀达到高峰,1979年末高达13.3%。著名经济学家西格尔(James Siegel)曾认为这是“战后美国宏观经济政策的最大失败。”

大通胀的部分起源是美联储政策允许货币供应过度增长。疫情期间美联储的宽松政策和美国政府的巨额救助方案,再加上目前民主党正在力推的1.75万亿美元(从原先3.5万亿消减一半)的社会支出和气候法案,以及得到两党支持的1万亿基建法案,会不会让美国重复大通胀时期的错误?

Paul Sheard认为,因疫情重创而通过的救助方案是必要。而目前国会正在讨论的支出法案目的和性质都有所不同,最终通过后,会在8-10年内陆续支出,而不是一下子将流动性注入经济中。

“如果这种支出发生并导致通胀压力,美联储将做出回应。”Paul Sheard 对我说,“更多充分就业的财政支出意味着收紧货币政策,通过抑制整个经济的活动来为支出让出空间。除非美联储允许,否则它不会长期高于目标通胀。”

SCP Investment的主席Isaac Souede认为,如果最终美国会出现上世纪70年代的通货膨胀,那也是华盛顿的错。

“不过,从原先的3.5万亿美元减到现在的1.7万亿,这样的风险在减小,” Souede对我说。Souede并不是太担心通货膨胀,他认为接下来几个月供应链造成的瓶颈会慢慢消除,现在似乎已经能看到企业订单开始下降,2022年的通货膨胀率应该在3%左右。

现任财长耶伦最近在CNN接受采访时表示并没有失去对通货膨胀的控制:“我们正在经历一段比以往时候都更高的通胀时期,这显然是大家所担心的,但我们并没有失去对通胀的控制。随着我们在疫情期间取得更大的进步,我预计这些限制我们的瓶颈都会消退的。”她预计美国明年的通胀率将回到2%的范围内。

耶伦认为,年初就预警1.9万亿美元救助方案会引发高通胀的萨默斯是错的。萨默斯在推特上迅速做出反应,他说耶伦明年通胀将回归常态的说法“正确的可能性还不到50%” 。“实际上我认为,最近几个月以来,财政部和美联储的声明与企业和消费者在日常生活中感受到的通胀压力存在差距。等到财政部和美联储充分意识到通胀的实际状况之前,他们不太能成功应对。而如果再不谨慎应对,就有失去对局势控制的风险。”

Souede 认为,耶伦对通货膨胀的预期有点过于乐观,但整体上未来通货膨胀的走势生产率也将会是关键的一环。这和Ark Investment Management 创始人伍德(Cathie Wood)的观点颇有相同之处。伍德最近反驳推特创始人多西关于恶性高通胀即将到来的说法。她引述三个理由:人工智能等技术进步的影响;颠覆性创新会使过时商品的价格下跌;新冠疫情的周期性因素最终将在假日季结束后导致供应过剩和价格下跌。她尤其强调人工智能的培训成本每年下降 40% 到 70%,她认为这是一种“破纪录的通货紧缩力量。“科技进步确实有可能使通胀降低,但这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科罗拉多州立大学商学院副教授王天暘对我说,“就目前来讲,高通胀的风险是存在的。”

就像经济学经常说的“一切都是关于预期”,如果绝大多数人都认为通货膨胀将高涨,消费者将囤积更多的物品,要求更多的工资,这个情况如果得不到改善,就会发生高通货膨胀。而疫情造成的供应链中断标志着全球经济的又一次产业调整和资源配置,在国际形势已经发生巨变,中美“脱钩”大势所趋,全球化被世人诟病,疫情凸显出医疗等战略物资短缺后, 全球供应链也许不会再回到之前的准时化(just-in time)供应链,那么供应链中断导致的价格上涨就很难下降到疫情之前的水平。

“目前很多因素都会成为造成高通货膨胀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天暘说,“不过从长期看,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也许会使得劳动力成本大幅下降,更多的劳动机会将会被机器取代,所以长期来看科技的力量压低通胀的曲线是很有可能的。”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