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材料成本压力分化,锂电陷入价格博弈,新一轮洗牌加速

暗潮涌动,近来锂电池频频传来涨价的声音。

虽然不具普遍性,仅局限于个别企业或个别型号,但却捅破了众人脆弱的神经,对于暗潮涌动的锂电池涨价问题,也到了不得不正视的时候。

如何看待这个事情以及后续影响,这才是重点。


01

上游材料价格上涨,下游毛利率普遍下降


今年以来,锂电池上游材料普遍上涨,六氟磷酸锂上涨约400%,碳酸锂和氢氧化锂上涨约260%,三元前驱体上涨约50%,此外负极材料、电解液、PVDF等也是大幅上涨。目前,四大主要材料,只有隔膜暂时还没有大幅上涨。

受制于下游整车厂的强势地位和狭小议价空间,锂电企业的议价能力较弱,难以对等传导上游成本,今年锂电池价格有所波动但幅度不及上游,因此部分锂电企业的毛利率开始下降,个别幅度还较大。

国轩高科:2020年毛利率为25.23%,2021年1-3月毛利率为24.96%,1-6月毛利率为19.88%,1-9月毛利率18.30%,毛利率呈现逐季下降的趋势,第三季度单季的毛利率则更低。

亿纬锂能:受上游原材料价格波动影响,三季度动力电池业务的毛利率环比下滑接近2个点。

知微见著,今年锂电行业也陷入光伏式“内卷”,尽管下游需求旺盛,供不应求,但上游材料价格涨幅较大,上游侵蚀了行业大部分利润,下游锂电企业苦不堪言。


02

毛利率表现迥异,锂电企业的成本承受力不同


尽管锂电企业受上游材料价格的上涨,毛利率均有所下滑,但宁德时代的情况有所不同。

宁德时代2020年主营业务毛利率为26.50%,2021年1-6月为24.36%。其中,动力电池业务2020年毛利率为26.56%,2021年1-6月为23%。尽管毛利率有所下降,但下降幅度更小,整体毛利率依然更高,宁德时代给出的解释是,“受益于客户优势、品牌优势及规模效应、技术优势带来的成本竞争力”。

由于直接材料成本在锂电成本中占比较高,材料采购成本的波动对毛利率的影响很大。在上游材料成本上涨的背景下,材料采购的议价能力就显得尤为重要。

下游规模越大、业务越稳定、合作方式越紧密、支付方式越友好,议价能力越强。以宁德时代为例,目前作为国内锂电一哥,对上游的议价能力不言而喻。

此外,宁德时代、亿纬锂能等锂电巨头,还通过战略投资或财务投资的方式直接或间接介入上游领域,也可以提高议价能力。

除了直接材料因素,产能利用率、生产效率及良品率,也是影响毛利率的重要因素。

产能利用率取决于单一型号的需求,规模效应越明显,生产线产品型号切换越少,产能利用率越高。下游客户越是单一型号的规模化采购,越能降低成本,这是一个正反馈的过程。工艺技术,也可以提高生产效率,降低单位成本。

此外,目前锂电行业处于产能“大干快上”的阶段,新建产能的爬坡速度和良品率,也是影响最终毛利率的关键因素。

实际上,前期上游材料成本上涨的负面因素,由今年市场供不应求带来的产能利用率提高已经进行了一定补偿,缓解了毛利率下滑幅度,但这个因素的补偿作用有限,总有临界点。

一旦越过这个临界点,比如上游材料成本持续上涨,或者叠加限电限产,就会造成毛利率的加速下滑,部分锂电企业就开始扛不住。如果因无利可图减产,还会进一步加速业绩滑坡甚至出现亏损,出现负反馈的情形。因此,部分企业可能陷入“有产能,无产量”的尴尬境地,沦为无效产能,从行业来看则是“供不应求与产能闲置”共存,这些都是价格共振产生的连锁反应。现阶段,正处于这样的临界点,情况比较残酷。


03

价格进入博弈阶段,要毛利还是要市场份额


价格,是市场竞争的最有力工具。

而毛利率,则是价格战最重要的筹码。

拥有较高毛利率的企业,在价格战方面比较从容;而毛利率已经逼近甚至跌破盈亏平衡点的企业,在价格战上比较被动。

今年,同样是毛利率下降,有的企业是因为材料成本上升导致的被动下降,而有的企业则是产品价格下调导致的主动下降。1-6月,宁德时代销售单价下降的幅度大于单位成本下降幅度,可见材料成本并非其毛利率下降的主要原因。

在上游材料成本大涨、行业毛利率下降的关键时点,价格正在成为市场竞争的重要工具,而这个工具也可以成为打击竞争对手的有力武器。

笔者曾在发表的《锂电行业广阔但拥挤,宁德时代摁得住挑战者吗?》中指出,在快速成长的行业,“市场份额”取代“净利润”成为头部企业更加在乎的指标,这在宁德时代的身上更为明显。

换言之,就是牺牲毛利率来换取市场份额,尤其是优质客户和优质市场份额。

近期,有媒体报道称,特斯拉已经向宁德时代预定明年45GWh磷酸铁锂电池,而且还有追加计划。这或许就是上述策略的一个表现吧。

宁德时代曾在信息披露中对毛利率下降做出了积极的解读,认为这是正常现象,是新能源车产业发展的重要推动力,技术进步、规模效应等因素共同推动动力电池成本下降。按照宁德时代目前的毛利率水平,以及在供应链上的积极布局和技术实力,目测还有较大的降价空间。

在这个标杆指引下,其他企业无论是头部还是腰部或者尾部,提价的难度都很大,这也是为什么在上游锂电材料上涨大半年之后,下游涨价只是雷声大雨点小,鲜有企业敢轻易提价,这是短期利润及现金流跟长期优质客户及市场份额之间的战略取舍。

实际上,其他企业不光很难提价,还有同步降价的压力,腹背受敌,竞争将越来越残酷。

价格,已经成为锂电竞争尤其是头部企业角逐的明牌,直接对利润、现金流、客户、市场份额甚至估值等产生重大影响。

在锂电产能不断扩大和竞争日渐激烈的背景下,这一轮由上游成本大涨引发的价格对峙,将引发新一轮市场格局的洗牌。

硝烟已起,拭目以待。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