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心理分析法的优势 – 心理分析 – 富途证券

1. 它打破期市的三个传统理论依据,抛开旧策略、旧思路

(1)它打破古典经济学中的平衡概念。

价值不完全决定期市价格,价值规律在期市交易中不为实用。古典经济学理论中的「平衡」说的是一种资源配置和盈利的平衡,但是这个理论在期货市场中不实用。首先,期货是个零和游戏,「平衡」虽然在理论上说的通,但是这种「平衡」的前提从来没有在任何一个期货市场中出现过,这个理论也就不适宜在期货市场中应用。由于买方和卖方都想从市场参与中谋取更多的利益,就必然对市场价格施加影响。再加上期货市场含有较多的投机成分,必然会加剧其价格的波动幅度和波动频率,这样,频繁的大幅度波动往往会歪曲供求曲线,使得以供求曲线做判断依据的投资者做出歪曲的理解和盲目的市场行为,造成对市场方向判断失误的增多。

因这种「平衡」在现实的期货市场中不存在,那么「等价交换」所依据的价值量就不是一个恒定的数值,所以价格就不完全由价值来决定。期货市场中常常可以看到价格长期飚升不回落,也就是价格围绕价值的波动周期太长,价格长期偏离价值。投资者一次次在自己认为的高点沽出,但总被不断创出的新高一次次挫败。期货市场真正的「顶」只有一个,凭价值规律为预测基础的成功几率很小。在期货市场中运用价值规律作为分析价格的基础是不牢靠的,也是不很实用的。

所以,古典经济学里的平衡概念在期货市场中是行不通的,期市价格不完全由价值决定,价值规律在期货交易中不为实用(短线尤为突出)。

(2)承认价格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供求关系。

以往的经济学体系中「供求关系决定价格,价格对供求关系有一定的反作用」似乎已成为真理。但是在期货市场由于其特殊性,运作结构不应该以一般的商品买卖来定论。经济学体系里的所谓「价格对供求关系的反作用」在期货市场理应升级为「价格在一定程度上对供求关系起决定作用」。因为如果一个市场搀杂了较多的投机成分,那么这个市场暂时就不会是一个仅仅由供求关系来决定价格的市场。相反,随着投机势力的强大,价格越来越倾向于决定供求关系。一旦市场价格到了一个关键的点位,人们会综合考虑各种因素,然后依据自己的判断或听取分析师的建议做出买卖决定。

如果更多的投机者倾向于做空某种商品,那么此种商品的价格会不断下降,而价格下降本身也会刺激更多的参与者一起做空,由失望型地抛售变为恐慌型地抛售,价格暴跌,从而形成一个不间断的自我践踏式的下跌。从市场参与者单纯地依据价格做出做空决定,可以侧面地反映价格在影响供求。如果更多的人抛开了一切其他因素,跟随市场大方向盲目疯狂地做空,那么,价格就会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供求关系。因为那时侯,部分小散户的跟进对市场也有进一步的推动作用,促使更多的市场参与者单纯地根据价格的高低做出买卖决定。价格由此决定供求(因为那时影响价格的更多的是非理性的人为因素)。

多数参与者参与市场是因为价格不断地下跌,才做出卖出决定的,与其他因素没有太多关联。例如,在外汇期货市场中,1997年12月7日的美元兑日元合约遭到史无前例的疯狂抛售,3小时内从131.53泻至125.80,狂跌573点!虽当时日元有基本面的重大消息支撑——日本政府决定实施一次性动用2万亿日元的特别减税方案,但是,凭借这条利好消息并不足以让日元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有如此大的涨幅。这是因为,美元兑日元接近价格的强阻力位,由久攻阻力位不破的「失望型抛售」到接下来在利好消息作用下的「跟进型抛售」,最后就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恐慌型抛售」,导致美元兑日元产生如此巨大的跌幅。由于对价格的恐慌心理市场参与者不由自主地统一行动起来,不间断地对美元进行打压,所以,恐慌型抛售最终使投资者对美元彻底失去了信心。美元兑日元不断暴跌的价格引发了参与者的投机行为,决定了供求,假如是单纯的「供求决定价格」,则不可能产生这种自我践踏式的打压。

再如,以技术面做分析的投资者,是在一种历史价格的基础上推测未来价格。期货市场单纯地按照这种分析方式进行买卖的人,大有人在。按照历史价格操作,这也是一种由价格决定供求关系的表现,否则期货市场就不会出现很规则的双顶(底)型、头肩顶(底)型、上扬(下跌)三角形。参与者参照历史价格操作时感到畏惧或者以此为下单动机和理由,并在每种图形的关键点位上观望,或逆市操作等等,这一切都可以很好地说明价格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买卖,决定了供求关系。

所以,在期货市场中价格的确已在某种程度上决定了供求关系。

(2)否定期货市场纯理性化,认定市场的运转不单纯受其自身的理性和逻辑性控制。

像埃德温?哈勃提及的「宇宙的产生缘于一次大爆炸」这样的学说,在过去并不会普遍地被常人所接受。原因是人们基于一种心理,即,世界是完美的理性的,导致对现实的解释存在偏向性,并且不由自主地否定自己所恐惧的东西。在经济学里也一样,假如在一个无规律的市场赢利,是绝不会有准确的赢利模式的。这是投资者不愿看到的,不愿承认的,也是他们所恐惧的。这是大多数人更乐意承认「理性市场」理论的原因,并且很多经济学家也是理性市场的支持者、拥护者的原因。而且现在的市场分析也正是基于市场理性化的理论。

如果市场是纯理性化的,就会通过指标把价格预测得天衣无缝,还会导致参与者的意见很统一,价格波动就会趋于一致。但是,由于诸多因素,这种现象从来没有出现过,而且也是不可能出现的。上述现象只能解释为:一个意见不统一的半理性市场在引领参与者做出买卖决定。如果市场是理性的,何以解释价格频繁波动的现象?另外,市场理性化理论也牵扯到一个价格的周期回归问题。以「理性」的周期回归理论来预测市场的大方向也是不准确的。例如,据此周期理论推算,加之今年年初市场人士预期日本中央银行将干预汇市,阻止日元「过度」升值以刺激出口,普遍推测日元期货合约会从年初的价位贬值到年底的125.00左右。但是从目前来看,日元长势极佳。日本中央银行无法力挽狂澜,改变市场方向。干预只能是在市场方向大致明确的基础上,减缓日元的升值速度,但却不能主导其方向。遂使得日元步步升值到现价位108.12。政府不得不出台很多的改革方案,以降低日元过度升值对出口的影响。这对据此理论长线做空日元的人们来说,是一个很好的教训。

再如,众所周知,每年的3月和9月是日本的一年度结算和半年度结算时期。曾经做外汇期货的人都会在3月或9月的月初开仓大量买进日元,日本年度结算后再获利平仓。近几年却发现这个机会越来越不容易把握了。原因在于消息普遍被市场提早消化,加上大型的投机基金的兴风作浪,夹杂了过度的投机成分,市场也就不太容易受其自身的理性和逻辑性控制。一切理论的适用性都是在市场中体现的,是市场在引领我们期货投资者,指引我们该怎么去做。任何太过偏信「理性化周期理论」的操作行为都是违背市场本意的。而与市场「作对」的人也无疑是自取灭亡。由此可见,市场的运转不单纯受其自身的理性和逻辑性控制。

2. 以全新、独特的理论作为市场分析的基础

心理分析法否定了诸多传统理论有其新的理论依据,就是:追踪市场行为的动机,谋求动机中的共性,把握市场方向,顺势而为,博取利益。由于市场心理先行于市场行为,所以,以市场心理预期为基础,可以更快速、更准确地反映出市场的未来动向。单纯地依靠技术分析往往达不到很好的效果,例如,去年12月5日星期五晚间接近22点的时候,欧元的5分钟均线一次大幅上涨后做出一个类似双顶的形态。因为北京时间晚上21:30分要公布美国的11月份非农业就业人数(预期是12.6万),在数据公布以前市场有传言,就业人数要大幅减少,所以在21:30分之前的十几分钟走出欧元的一波上涨行情。数据公布后(5.7万),受获利回吐和「传闻时买入、证实时卖出」的影响,美元/欧元开始完成双顶的另一半。很多分析师就技术分析的图形来看建议「做空欧元」。许多人就盲目地加入做空的队伍。试想一下,受利好消息影响,汇价大幅走高后所出现的获利回吐,会将汇价压低到利好消息出台前的价位吗?几乎是不可能的,否则就不叫「获利回吐」了。所以,欧元汇价在M头的腰部稍做盘整,随即大幅上扬,收盘时再创1.2179历史新高。有些人埋怨说市场与自己作对,其实,根本就是他自己不跟着市场走。这也说明,太过单纯地使用技术面分析,忽视市场心理价格是不可取的。

心理分析法打破传统的预测模式,不过分看重历史价格所形成的「规律」,亦不太看重消息面带来的影响,其出发点就是「市场心理」。心理分析法追踪到的是未来涨跌的根本原因,而不是一个靠历史价格猜测的传统模式。

3. 表现形式独特

心理分析其表现形式有很多种,在此我只举一例:通过K线图看心理分析法。有人一定会说,那不就是技术面分析嘛!这种想法是错误的。技术面分析着重看的是图形,历史价格所留下的图形,用观察图形得来的专业感觉勾勒出另一半「即将出现」的图形,着重于图。而心理分析法则是,当价格接近关键点位时,一根K线从开始到这根K线收完的全过程,透过此过程窥视多空双方的力量对比、阻力(或支撑)位的强度,等等。心理分析法也看连续的几根K线收完后的形态,但不是图形。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