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IPO观察|创始人去世24岁“太子”休学接班 铜箔景气下中一科技能走多远?

财联社(成都,记者 苏启桃)讯,排队IPO途中,实控人突然离世,还在上大学的24岁“太子”休学回家继承全部股权,工作多年的90后姐姐任董事长。这是10月30日即将上会的湖北中一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一科技”)IPO背后的故事。

没有狗血家族股权之争,还恰逢行业高景气,中一科技距离A股仅一步之遥。财联社记者注意到,动力电池、消费电池、储能电池需求增加驱动锂电铜箔供应紧张、价格上涨,带动公司业绩向上,但公司收入常年有一半未收回,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高企,导致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且在需求增长之下,业内头部企业纷纷大幅扩产。分析人士指出,体量而言,中一科技不及诺德股份、嘉元科技和铜冠铜箔头部企业,且在行业扩产能之后更加考验企业的技术。

97年“太子”休学继承股权成新实控人

中一科技前身中一有限成立于2007年,由汪汉平创立,公司主营各类单、双面光高性能电解铜箔系列产品的研发、生产与销售,下辖云梦、安陆两大电解铜箔生产基地。

2016年12月,公司曾挂牌新三板,但次年12月即摘牌,而后开始谋求登陆深交所创业板,2020年11月IPO申请获受理。遗憾的是,还未带领公司上市,汪汉平已身故。

招股书显示,根据湖北省应城市人民医院出具的《居民死亡医学证明(推断)书》,汪汉平于2021年4月6日去世。而根据汪汉平与其配偶詹桂凤于2015年5月10日签署的《协议书》,汪汉平当时所持有的中一有限100%股权为夫妻共同财产,詹桂凤自愿放弃该股权的一切权利,并同意该股权归汪汉平单独所有。且在同一天,汪汉平立下《遗嘱》,汪汉平当时所持有的中一有限100%股权由其儿子汪立继承。

资料显示,汪立出生于1997年3月,本科在读,父亲去世后休学回家继承汪汉平所持全部股权,成为中一科技新的控股股东、实控人,并于2020年4月至今任中一科技生产中心职员。

实际上,汪立并非汪汉平唯一的孩子,汪立的姐姐汪晓霞1990年5月出生,早在2013年8月就开始在中一科技任职,从基层做起,一度担任中一科技副董事长;另外,汪汉平还有个孩子叫汪静霞,招股书并未提及其持有公司股权和任职信息。

但对此次汪立一人继承股权,汪晓霞、汪静霞并未有异议。2021年4月19日,汪汉平的法定继承人詹桂凤、汪晓霞、汪静霞、汪立分别签署《确认函》,确认对汪汉平去世后留有的中一科技56.38%的股份由汪立一人全部继承没有任何异议,并确认与汪汉平的其他继承人就该等股份继承事项不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

值得一提的是,汪汉平去世后,汪晓霞临危受命,升任公司董事长,并持有中一科技7.92%股权,与汪立为一致行动人。

应收高企致经营现金流持续为负

24岁实控人加上31岁的董事长,中一科技新在新的接班人治下暂未有异动,业绩还在上升。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2021H1公司营收分别为6.02亿元、8.31亿元、11.70亿元和9.59亿元,净利润为6588.48万元、4074.10万元、12397.39万元和19119.10万元。

但与此同时,公司应收持续走高,2018-2020年、2021H1公司应收票据分别为1.58亿元、2.15亿元、2.72亿元和2.99亿元,应收账款9600.35万元、2.07亿元、2.34亿元和2.47亿元,合计分别达到2.54亿元、4.22亿元、5.06亿元、5.46亿元,占营收的比重为42.19%、50.78%、43.25%、56.93%。

应收账款和应收票据的高企带来的是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持续为负。2018-2020年,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04亿元、-2.58亿元、-7159.56 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同行公司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普遍为正且高于净利润。

image

公司称,票据结算是行业内普遍存在的付款方式。但与同行相较,中一科技应收票据和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重也偏高。

财联社记者根据公开资料整理,2018-2020年、2021H1,嘉元科技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占营收的比重为19.95%、5.96%、19.47%、28.89%;诺德股份为36.19%、32.05%、56.98%、79.93%;超华科技为32.16%、36.49%、49.22%、42.69%;2018-2020年铜冠铜箔为18.04%、15.29%、18.50%。

财联社记者还注意到,除了第一大客户宁德时代外,中一科技的客户多为中小企业,今年上半年,公司长期未收回的应收账款已全额计提坏账准备的客户企业多达16家,合计账面余额和坏账计提为1229.09万元,其中多个客户已经倒闭注销。

行业龙头纷纷大幅扩产

事实上,中一科技业绩大涨更多的还是铜箔行业高景气度带来的。行业分析人士告诉财联社记者,得益于新能源汽车市场规模增长,锂电铜箔需求大增,价格上涨,增厚相关公司业绩。但相较于诺德股份、嘉元科技等头部企业而言,中一科技体量还较小。

中报显示,2021H1诺德股份营收20.08亿元,净利润2.01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53.42%、2246%;嘉元科技营收19.87亿元,净利润3.94亿元,分别同比增长151.91%、238.21%。中一科技营收规模仅为它们的一半左右。

需要注意的是,得益于锂电铜箔需求的高增,头部企业纷纷扩产,且力度显著高于中一科技。比如,诺德股份目前已有2.7万吨在建产能,1.5万吨筹建产能,两个在建项目进展顺利,有望于2021年底完成建设;嘉元科技正在实施的产能投资计划则包括宁德年产 1.5 万吨锂电铜箔项目、龙南年产 2 万吨电解铜箔项目、梅县区嘉元科技园年产1.5万吨高性能电解铜箔项目、新增年产 1.6 万吨高性能电解铜箔项目;超华科技于2021年2月在广西玉林开建“年产10万吨高精度电子铜箔产业基地项目”,一期项目5万吨中的2吨将于2022年底投产。而此次IPO,中一科技也拟使用募资4.31亿元投资年产1万吨高性能电子铜箔生产建设项目,5万吨高精度铜箔项目中的2万吨预计将于2022年中投产。

开源证券分析师赖福洋指出,由于认证壁垒(国内认证周期达到6-9个月,国外时间更长)、资金壁垒(新建项目投资成本7.53万元/吨)、工艺技术壁垒(锂电铜箔轻薄化)限制,加上核心设备进口限制(目前主要设备从日本进口)等多重限制,决定了此轮锂电铜箔大扩产主要以龙头企业为主。

上述分析人士还表示,“产能扩张周期在1.5-2年,所以在未来3年的大扩产后供需达到比较平衡状态,届时竞争将从产能竞争转向技术的竞争,极薄化大势所趋。”

2018-2020年、2021H1,中一科技研发费用占营收的比重为 3.91%、3.78%、3.93%和 3.78%,相较于同行上市公司而言,研发费用率偏低,其中诺德股份为4.06%、4.24%、3.58%、5.36%,超华科技为4.87%、5.32%、5.77%、5.42%,嘉元科技为3.32%、4.37%、6.02%和4.65%。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