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股票MIT时评】市值500亿,卫星岂能这样放?

10月26日,一张诺德股份副总经理陈郁弼的微信朋友圈截图在网络疯传。陈郁弼在朋友圈称:“请大家支持诺德,明年市值没有五百亿,我切腹谢罪”。同时,下方还配有个人演讲海报。当日晚间,诺德股份针对此事发布了澄清公告,称陈郁弼发布对象系其个人的小部分朋友,因此使用的措辞不够认真严谨;截图中涉及公司未来市值的展望系基于个人对于电新板块证券市场的展望,未对任何人进行投资建议,亦不代表公司立场。

交易所的监管函也很快下发。同样在10月26日晚间,诺德股份公告称,已收到上交所发出的《关于诺德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媒体报道相关事项的监管工作函》。上交所表示,有媒体关注到公司副总经理陈郁弼对于公司市值的不当言论,引起市场和投资者的广泛关注和讨论。上交所要求公司全体董监高加强发布信息的审慎,并要求公司自查全体董监高是否存在其他违反信息披露规定的不当行为,如存在请立即纠正。

此事为何闹到纷纷扬扬?首当其冲的问题,是公司高管的违规信披。新《证券法》执行后,上市公司信息披露的要求比过去更加严格,但很多高管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依然在微信、微博等公众平台放飞自我。以陈郁弼此事为例,其作为诺德股份副总经理,对于公司业绩预测的内容属于上市公司信披的“雷区”,相关发言不可不多加斟酌。这种“市值不到五百亿就切腹谢罪”的发言,不仅无助于市场正确认识公司,反而类似于酒后诳语,贻笑大方。有网友甚至评论称,“副总亲自直播带货,推票力度远猛于卖方!”。上交所的监管工作函发得正是时候,给其敲响了警钟。

不过往进一步思考,此事引发舆论巨大反弹,还折射出了一个行业内比较普遍的问题:那就是上市公司应该做公司还是做市值?从基本面来看,诺德股份产品结构相对单一,不是拥有护城河的行业龙头公司。但今年以来的市场估值却相对较高,这主要归功于公司处于动力电池、新能源产业链的风口所致。从公司发展的角度,在业务领域中设定目标,稳步提升是可取的。但要指出的是,经营指标和市值指标非但不是一个概念,如果将二者混淆,并以市值作为公司发展的目标,经营业绩也不会有好的保证。A股历史上早已有无数负面案例,可供其学习参考。

受益于铜箔供不应求,诺德股份今年以来股价从最低6.64元涨到最高25.18元,翻了将近4倍,目前市值340亿左右。若要达到500亿市值的话,诺德股份股价需涨到35元以上,上涨空间仍有50%左右。在股价翻了近4倍之后,直接持股16.96万股的常务副总经理又公开放卫星力推市值目标,此举本身就有强烈的利益冲突嫌疑。如果并非操作失误,那已经在一定程度上涉嫌股价操纵了。

相比诺德股份高管在朋友圈高调拉票的“切腹论”,身为行业龙头的宁德时代昨日对外界公开披露了最新的股票期权与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这才是将公司利益和高管利益绑定在一起正途。宁德时代的计划显示,将对部分中层管理人员(分四期行权)首次授予部分及预留授予部分的股票期权,而四个行权业绩考核目标分别为:2021年营业收入值不低于1050亿元;2021-2022年两年的累计营业收入值不低于2400亿元;2021-2023年三年的累计营业收入值不低于4100亿元;2021-2024年四年的累计营业收入值不低于6200亿元。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