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传统互联网医疗模式盈利难 平安健康“转向”

《科创板日报》(上海,记者 金小莫)讯,日前,在平安健康(1833.HK)投资者开放日活动上,平安健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方蔚豪坦言,传统的互联网医疗模式已难寻赢利点,并向投资者抛出了平安健康的转型路径:聚焦B端客户,在医疗商业保险上与母公司平安集团深化协同。

“天然拥有2.2亿平安金融用户是平安健康的资源优势。平安健康将进一步聚焦支付意愿高、增长空间大的综合金融渠道和企业客户渠道,通过医疗健康会员类产品,为集团高价值的保险用户提供全生命周期的服务。”平安健康方面进一步称。

一般来说,互联网医疗项目的商业逻辑与电商平台并无太大差别,主要依靠药品销售实现营收增长,但由于行业参与者越来越多,拉动获客成本一路走高,如何盈利始终是互联网医疗的一大痛点。此次,平安健康选择拥抱平安系资源,未尝不是一条可值得期待的路径。

平安健康首席财务官叶澜表示,企业中期目标是扭亏为盈。

C端客户变现难

很多人认为,疫情将是推动互联网医疗走向盈利的加速器。真实情况并非如此。

从各家企业的财报数据来看,它们普遍存在用户量与亏损额同时扩大的情况。

比如,据2020年财报,平安健康的APP注册用户数达到3.73亿,比2020年初增加5760万,日均咨询量90.3万,同比增长23.9%;但是,当年,平安健康净亏损9.485亿元,同比增加27%。

再比如,微医,截至2020年底,其累计注册用户有2.22亿名,平均月付费用户数达2540万名。它是中国最大的数字医疗服务平台,当年,它净亏损19.14亿元,同比仅小幅收窄1.19%。

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一则,疫情后,互联网医疗受到关注,导致参与者众多,拉动获客成本一路走高。(2021年上半年平安好医生的销售及营销费用为11.04亿元,同比增长62.6%。)

此外,网络用户的付费率却越来越低,据平安健康给出的数据,C端单客价值低于200元;而需要长期投入的技术研发与品牌维护像是一个无底洞,加之传统线下医院也开始向线上拓展,行业深感压力。

向母体“借力”

要破“卷”,首先要看一看自己手里到底有些什么牌可打。在这方面,已率先实现盈利的阿里健康和京东健康或可借鉴。

阿里健康于2020年实现净利润为3.427亿元,其中最主要的收入来源即医药电商,后者贡献率93亿元的年营收,占阿里健康总收入的97%。若再进一步挖掘,阿里健康医药电商的优势即来自于阿里系——能以较低的获客成本得到淘宝、天猫、钉钉等阿里系产品的用户流量,还能够交叉销售导流到消费医疗。这种优势,其他电商经验及资源匮乏的竞争对手不可比拟。

京东健康则凭借京东集团的供应链优势,在零售药房端获益颇多。2021年上半年,京东大药房商品销售收入达117.62亿元,同比增长52.9%,约占京东健康整体营收的87%。同时,营销费用得以削减。同期内,京东健康销售及市场推广开支为9.78亿元,占总营收比例仅为7.2%。一增一减,上半年,在剔除股份支付开支及可转换优先股公允价值变动后,京东健康实现净利润6.67亿元。

此次,平安健康终于也要转方向了。其背后的资源优势即平安集团,包括金融、保险等。

平安健康透露称,其继续深化战略2.0,形成了新的规划。其中,在客户上,平安健康将进一步聚焦支付意愿高、增长空间大的综合金融渠道和企业客户渠道,搭建医疗产业链中供给方与支付方之间的桥梁;

在家庭医生会员制方面,将以家庭医生为核心,按需为用户匹配健康管理、亚健康管理、疾病管理、慢病管理、养老管理五大场景的资源,帮助每个用户生成一个覆盖其全生命周期的会员档案;

在O2O方面,平安健康则在提升线上服务能力的同时将持续完善线下医疗服务网络。

同时,平安健康也透露了企业最新的中期财务目标:付费用户数将从今年上半年末的1500万人左右增至5000-6000万人、用户留存率从今年上半年的30%左右升至超过40%;同时医疗服务收入占比也将大幅提升,从今年上半年的28%增至50%以上。

不过,与平安系深度协同之后,平安健康未来能否进一步为其他保险公司、金融公司等的B端客户服务,打开市场空间想象力,仍值得关注。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