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前沿课·元宇宙12讲》04运作机制:谁来建造元宇宙?

《前沿课·元宇宙12讲》04运作机制:谁来建造元宇宙?插图

上一讲我们说,当身份系统和价值系统都实现了之后,理论上,一个元宇宙就可以成立了。而且你肯定也留意到了,2021年,很多公司都开始加速布局元宇宙。比如Facebook说自己未来5年要变成一家元宇宙公司,还刚刚基于VR头盔推出了虚拟会议软件;国内走得比较靠前的是腾讯,它自己也在开发元宇宙相关的技术和应用,比如区块链的记账系统至信链、虚拟人Siren等等。

大公司投入这么多,肯定无利不起早。彭博社预测说,到2030年,元宇宙的市场规模可能会达到2.5万亿美元。但随之而来的一个问题是,元宇宙所带来的机会是不是就只属于几家大公司呢?我们是不是只能做现成的元宇宙消费者?还是说我们也能参与元宇宙的建设和运转呢?

这就要看元宇宙的运作机制了。除了身份系统和价值系统,元宇宙肯定离不开其他很多环节的支持,比如最底层的基础设施,元宇宙是不是有足够的电力、算力和高速网络、开放协议的支持?再比如,将来我们要想进入元宇宙,是不是需要借助一定的硬件设备?如果我们想在元宇宙里生活,那里面是不是得有足够多的生活场景,是不是得有各种各样可供人们赚钱的工作?这些意味着元宇宙需要非常多的场景和应用开发商,这部分也会创造出很多我们能够参与的机会。

所以,建造元宇宙并不是几家公司就能做成的事,而是一个系统工程。那这个系统工程对不同行业的人来说都有哪些挑战和机会?普通人怎么参与到元宇宙的建造过程中?这一讲,咱们就来看看。

建造元宇宙的三个阶段

如果从时间维度上简单梳理一下元宇宙的建造过程,主要分为3个阶段:

第一阶段是准备期,这个阶段主要涉及元宇宙的基础设施供应商。

前面说,元宇宙的基础设施主要包括通讯网络、云计算和新的开放的网络协议。理想中的元宇宙,能同时容纳百万级、千万级甚至亿级的人,所以它对网络和算力的需求会有指数级的增长。

打个比方,国内月活超过2亿的”吃鸡游戏”,现在能支持100人同时在同一个房间,而元宇宙可能会是“吃鸡游戏”算力峰值的千倍、万倍。另外,就像不同的互联网是通过http协议连接在一起的,元宇宙和现实世界之间、不同元宇宙之间的传输也需要一个互通的、新的、开放的网络协议。这块涉及的技术细节比较多,我们有机会再展开。

第二阶段是启动期,这个阶段主要涉及记账系统和NFT交易系统。NFT上一讲我们说过了,记账系统,简单理解就是元宇宙里记录价值交换的系统,它通过区块链实现。比如我的数字身份如果在某个元宇宙里买了一瓶水,那个元宇宙的账本就会记一次账,用来标记这瓶水的所有权转移给了我。目前很多区块链公司都在为元宇宙打造记账系统,国内有阿里的蚂蚁链,腾讯的至信链,国外就更多了,比如大家比较熟悉的以太坊等等。NFT交易系统,国外就有很多,比如交易平台OpenSea(开放海)、SuperRare(超级稀有),国内还刚起步,但我相信,2021年之内你会看到不少新产品上线。

第三阶段是爆发期,两类供应商在这个阶段会大有作为,硬件设备厂商和应用场景开发商。元宇宙的硬件设备你肯定也听过不少,比如VR头盔、智能眼镜、电子皮肤、脑机接口等等。应用场景开发商就更多了,因为现实世界中的很多场景,比如娱乐、社交、工作、上学、购物等,元宇宙里也都会有,所以就需要有人在元宇宙里开店、办公司、办学校、策划演艺或体育活动等等,这些都是应用场景开发商的机会。

我自己判断,现在我们已经来到了元宇宙的启动期。为什么这么说?因为2021年,基于成熟的记账系统,NFT标准得到了市场认可并且开始大规模使用了。像2020年上半年,全球NFT的市场交易额只有1370万美元,而到了2021年上半年,这个数字飙升到了25亿美元。

元宇宙的硬件

说完元宇宙的发展阶段和“供应商”们,我们回到开篇提到的那个问题:元宇宙在建造过程中,对不同行业的人都有哪些机遇和挑战?这里我想重点聊聊离我们最近的硬件设备和应用场景行业。

先说火热的硬件设备。为什么说它火热呢?2021年上半年,国内VR/AR行业的融资规模接近30亿人民币,已经超过了2020年全年。

但元宇宙到底需要什么样的硬件设备?市场有一种观点认为效果越沉浸越好。这也和不少电影描绘的图景相吻合:电影《头号玩家》里,人人都带着VR头盔进入一个叫绿洲的虚拟世界。男主角还花钱升级了自己的装备,一套带有感应系统的电子皮肤,它可以感受到别人的抚摸或者被武器击打时的疼痛。更前沿的技术就是《黑客帝国》里的脑机接口,它把人的所有感知细胞都归结为一个从脑部出发,再回到脑部的信号系统。这些技术的目的是让数字世界的拟真性越来越强,让人越来越容易沉浸。

我听到过一个最极致的想法,如果硬件真发展到了脑机接口的阶段,人只需要保留大脑就好,肉身只是附带。换句话说,一些人觉得将来我们都会以数字身份在元宇宙中生活,只有在吃饭和睡觉的时候才需要回到现实世界。

这里我想提醒一点,硬件在感知层面的发展空间虽然很大,但并不能将感知层面发展的程度,和元宇宙发展的程度对应来看。也就是说,并不是感知越沉浸,我们就离元宇宙越近。

像 Decentraland、The Sandbox、CryptoVoxels这三个被大家公认的早期元宇宙,就不需要借助沉浸式设备,玩家从电脑端就可以进入体验。如果过度强调沉浸感,会带来新的问题。就像《盗梦空间》里男主角的妻子最后因为分不清楚是梦境还是现实而产生认知错乱,最后选择了自杀。这恰恰是我们需要提前防范的风险点。

如果沉浸不是元宇宙硬件设备商追求的唯一目标,我们作为硬件行业还能做点什么呢?有一些发展趋势是确定的,比如元宇宙对边缘计算的需求会非常大。什么是边缘计算?就是每个玩家终端设备的计算能力。既然在元宇宙里,每个玩家的自由度远超一般的游戏,但如果玩家的每个行为都要到云端去计算,网络就会拥堵,所以玩家本地设备的算力一定要提高,这就会给硬件,包括芯片产业带来机会。

再比如软硬件结合,因为未来的元宇宙需要大量的场景和应用,所以硬件厂商只盯着硬件是不够建立护城河的,要看有没有机会把硬件和教育、内容、创意等其他产业结合起来。

元宇宙的场景和应用

好,我们再说应用场景开发。我们不妨先畅想一下元宇宙的场景和应用是什么样子,大体上可分为三类:

第一类是生活基本消费品,比如元宇宙里也有造房子、家具、汽车、衣服、鞋子的商家。我在文末贴了两个链接,一个是虚拟鞋,一个是虚拟房产,感兴趣的话你可以去看看。第二类是内容制作,比如元宇宙里的游戏、艺术品展览等等。第三类是场景开发,比如针对教育场景,就可以开发一个火星元宇宙,它可以直接向学生呈现拟真的火星生活环境,教学效果也会更好。

这三类生产商我暂且就用“元宇宙制造业”来形容吧。需要注意的是,元宇宙制造业,不只是公司能参与,普通人也能发挥想象力,参与建造。我自己就有一个创意,是针对排队场景的元宇宙。当你在线下跟很多人排队时,排一个小时就会消耗很多体力和心力。如果有了排队元宇宙,因为大家都是以数字身份排队,所以没有真实的体力消耗,而且你的数字身份可以跟队伍前后的数字身份社交,可以互相买卖对方的位置,听起来是不是还挺好玩的?

这么一说,是不是很多人会排着队去做排队元宇宙,谁的会更受欢迎呢?我的判断是,在元宇宙里,创意会构成参与者的绝对优势。因为元宇宙的价值系统基于区块链,在区块链上,一个独特的想法哪怕你比别人早一秒实现,大家也会公认你是首创者,复制是没有意义的。所以不管有多少个排队元宇宙,你的优势可能是起了个特别好玩的名字,或者设计了特别新奇的玩法。

再比如,假设你在元宇宙里开个服装店,它跟在现实世界开店就不一样。在现实世界,门店选址选得好,送货送得快,就可能领先其他的店。但在元宇宙里,选址、物流、供应链就不重要了,因为元宇宙里没有交通的概念,一百万人可以同时出现在你的店里,这个时候门店吸引人的条件就变成了你的产品是不是足够好玩、足够有创意。

听我讲完这些,如果你想成为应用场景开发者,我想给你的建议是,现阶段可以看一看哪些内容或场景元素是有利于帮玩家建立起身份系统和价值系统的。要是你发现了这样的机会,就要牢牢抓住。

举两个例子,现在有很多人做NFT头像项目,因为这些项目被视作将来进入元宇宙的身份账户。项目方可以设计很多不同的头像,比如参考动物的形象、外星人的形象,甚至是参考表情符号。但如果你要参考山水画元素来设计一组NFT头像,就不太利于建立起身份系统,因为它不是拟人的形象,不太容易让人产生身份映射,联想到自己。

第二个例子,要想围绕元宇宙的价值系统去创业,那就需要搞明白在元宇宙里,什么东西具备可交换的价值。举个例子,在一个现代城市风格的元宇宙里,虚拟房子这个产品就有交换的潜力,但是去做水管、电线等房子的配套物品,就不会有什么价值,因为在数字世界里,房子就不再需要装水管或者排电线了。

这一讲的结尾,我想跟你分享《原神》游戏开发商米哈游CEO刘伟的一句话:“预测未来最好的方式就是去创造。”其实我们每一个人都可以是创造者,元宇宙这个可能的数字世界将来会是什么样,可能就取决于我们如何创造。

思考题

我想请你畅想一下,如果让你去开发一个元宇宙里的场景、应用或者内容的话,你会做什么?以及为什么会这么做?欢迎留言,也欢迎在知识城邦参与讨论。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