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推动职业教育纲领性文件出台 K12教育品牌纷纷切入职教赛道 职业教育如何从“大有可为”变成“大有作为”?

财联社(北京,记者 陈晨)讯,推动职业教育纲领性文件昨日出台,无疑为行业发展注入了新动力。多位职教界人士在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时表示振奋鼓舞。

“不难看出,相关职业教育利好政策的出台,更进一步表明了国家要大力提升职业教育地位、鼓励和支持其发展的决心。”潭州教育创始人周有贵表示。而未来如何提升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认可度、提升职业人才的收入水平以及解决对职业教育持续的资源支持,仍是未来待解决的重要问题。

据中办、国办昨日发布的《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文件显示,除了鼓励上市公司、行业龙头企业大力举办职业教育之外,还明确了到2025年职业本科教育招生规模不低于高等职业教育招生规模的10%,到2035年,职业教育整体水平进入世界前列的目标。业内人士指出,近年来,在探索职业教育的发展上,教育部等相关部门已连续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措施,通过校企合作、互联网+、终身教育等理念,不断推进职业教育体系建设。从目前行业情况看,大批K12教培机构已开始加快切入职教赛道,职业教育市场爆发期正在来临。

大批K12教培机构开始向职教业务转型

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在线终身教育行业市场规模达668亿元,同比增长50%。“双减”政策后,作业帮、好未来、高途、新东方等多家K12品牌已纷纷转型职业教育赛道寻求新发展。

此前,好未来旗下成人教育板块“轻舟”已宣布整合考研、语言培训、留学等业务,并正式进军职业教育领域;作业帮上线“不凡课堂”,针对成人英语、教师、财会等开展培训课程。而今年7月,在线职业教育公司“开课吧”宣布完成6亿元的B轮融资布局职业教育。

而在A股K12教育公司方面,昂立教育(600661.SH)也正开启从K12向职业教育转型的步伐。昂立教育有关负责人表示,职业教育将成为未来公司的重点战略业务之一。目前,该公司已在中高职院校贯通学历培养,智能制造、计算机、艺术设计、医学护理等特色专业群共建,双元制工学合一学历提升教育服务,资格技能招录培训等方面打下基础,培养各类合格职业技能人才。

但对于K12平台入局职业教育赛道,也有行业观点认为并非易事。据统计,民办高教/中职市场规模至2025年超1300/600亿,5年CAGR为5%-7%。限制于政府审批数量,行业门槛高,重资产运营,建立声誉时间长,以存量竞争为主。“和K12教育不同,职业教育市场分散、用户续费率低、人才紧缺等特性注定了极高的开垦门槛,新入局者很难在短时间内完成职业教育体系的构建。”有教育行业分析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

相比之下,A股职教板块公司更具有先发优势。科德教育(300192.SZ)此前称,公司目前主要为非义务阶段的学生提供职业学历教育及复读业务,随着今年陆续完成的并购学校项目,职业教育将成为公司的主要业务,公司还将继续进军艺术、成艺、美育师资职业培训等领域。而一直着力于职业教育领域的中公教育(002607.SZ)相关负责人也表示,中公教育已大幅增加了网点、研发、教学、平台等方面的投入,并与腾讯教育达成了战略合作,双方就产学合作、云计算、内部协同、用户连接等领域展开深度合作,共同探索职业教育创新人才培养模式。

业内人士指出,整体来看,政策利好有利于职业教育行业的良性增长,但赛道里的原有企业仍需要不断实践创新,而新切入职教赛道的机构未来突围也要面临不小的挑战。“政策的利好倾斜对于职业教育行业发展来说是好事,但也需要警惕大量的资本涌入可能会扰乱市场平衡,未来还需更多引导政策来推动职教市场达到良性平衡。”上海浦东新区云凌职业技术培训学校、上海云凌教育培训有限公司董事长林一向财联社记者表示。

职业教育如何从“大有可为”变为“大有作为”?

职业教育加速发展,是否会对学生未来走向产生重要影响?此前,每年都有关于进行“中考1:1分流”的相关说法,根据2021年北京中考招生政策,2021年北京市普高整体录取率拟为69%,和2020年的整体录取率相当。较2020年相比,普高招生新增率为3%,中等职业教育招生新增率为6.5%。“朝阳区的普高升学率在50%左右,而职业教育招生比例明显增加,也就意味着会有近一半比例的初中毕业生走进职业高中学习,但目前的职业教育市场发展还不是太充分。”一位学生家长向记者说道。

“在大众认知中,职业教育往往是作为一个托底选择,社会对于职业教育行业的认知很表面,甚至有些是戴着有色眼镜的。”上海云凌教育董事长林一向财联社记者说道。“未来的职业教育需要一个在技能专业方面顶级的学府,像艺术类有上戏、北影,或许会吸引更多学生和家长能够坚持技能类的职业发展。”

作为成人职业教育领域的上市企业,尚德机构(NYSE:STG)有关负责人也向财联社记者坦承,自2003年成立以来,尚德机构就将职业教育作为重点业务,但现实是,目前社会对职业教育的认可度还不够,职业人才的收入并不算高。但这些都是阶段性困难,职业教育、终身教育是大势所趋。该公司正在加快开发职业资格证书和技能培训等职业教育相关的多元化课程,同时加快应用互联网、AI等技术优势,提供线上直播+录播授课模式,便于学员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相信随着国家相关政策的不断出台,相关的资源支持也会逐渐落实到位。

就在中办、国办《关于推动现代职业教育高质量发展的意见》发布数小时后,教育部有关负责人就《意见》有关问题回答了记者提问。该负责人表示,在完善产教融合办学体制方面,一是要推动形成紧密对接产业链、创新链的专业体系,推进部省共建职业教育创新;二是构建政府统筹管理、行业企业积极举办、社会力量深度参与的多元办学格局。鼓励各类企业依法参与举办职业教育,鼓励职业学校与社会资本合作共建职业教育基础设施、实训基地;三是各级政府要将产教融合列入经济社会发展规划。建设一批产教融合试点城市,打造一批引领产教融合的标杆行业,培育一批行业领先的产教融合型企业。

某券商教育行业分析师向财联社记者表示,未来职业教育供给的格局可能会有变化,如向国家优先发展的先进制造、新能源、人工智能等方向侧重。而企业和职业教育学校的合作可能会进一步加深,定向输送人才。该分析师认为,K12机构转型职教仍面临师资、教育方法、培训体系等一系列问题需要解决,而对于冀望切入职教赛道的企业来说,最快的方法可能是并购。

就在今年6月,《职业教育法》迎来首次大修,明确规定了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的地位”,同时支持社会办学与校企合作。业内分析人士表示,职业教育政策法规的推动实施,已经最终为职业教育发展确立了定位,职业教育也将明确成为社会力量参与教培行业的主要赛道。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