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去年领涨的FAANG却成美股拖累 大摩仍旧看空

财联社(上海,编辑齐林)讯,周一美股再度出现“退潮”,三大股指齐跌,其中标普500指数创下两个半月来的新低。更引人注目的是,去年独占鳌头的五大科技股(FAANG),走势十分疲软,成为大盘的拖累。

周一美股三大指数集体收跌,纳指收跌2.14%,报14,255.50点,创6月以来新低;标普500指数跌1.3%,报4,300.46点,创7月19日以来新低;道指跌0.94%,报34,002.92点。

image

其实,周一美股亦有一些利好消息,例如原油价格升至2014年以来新高了;继美国药厂默克之后,以色列生物技术公司RedHill Biopharma Ltd.也宣布了其口服新冠药物不错的临床数据,这使得大家看到了抗疫情势出现迅速好转的希望。

但是,在Facebook、苹果、亚马逊、奈飞和谷歌母公司Alphabet这五只科技股的疲弱走势下,上述好消息也变得无足轻重了。标普500不仅抹去上周五的反弹成果,并跌破了100日均线水平,而这条均线正是去年大盘这波上涨的重要技术支撑位。

周一,苹果收跌2.46%,刷新7月1日以来收盘低点至139.14美元,该股自9月7日创下的高点跌去11%;Facebook收跌4.89%,为2020年11月以来最大的跌幅;亚马逊收跌2.85%;Alphabet A收跌2.11%;奈飞收跌1.60%。

高盛与彭博联合编制的数据显示,这五只股票在标普500指数的权重占比达到22%,虽然较去年的峰值有所下降,但FAANG对标普500的影响力仍是其他板块所无法比拟的。

简单比较一下,如果将FAANG这五只股票从标普500指数中剔除,那么标普500周一的跌幅可以减少近一半。

双刃剑

“这些科技公司(在大盘指数中)的主导地位是一把双刃剑,”EP Wealth Advisors投资组合策略董事总经理亚当·菲利普斯(Adam Phillips)说,“在整个疫情期间,这些股票承担了大部分(上涨)重任,但随着领涨板块的更迭,这些股票可能成为市场的拖累。”

在去年全球疫情蔓延期间,经济停滞及严格居家隔离措施下,在线购物、在线工作和娱乐的需求爆发式增长,成就了一批牛股,这五大科技股就是最为典型的代表,带来的副作用就是估值偏高。不过随着经济重启后带来各行各业的复苏,资金出现分流;更为关键的是,美债长期利率自低谷开始反弹,给高估值科技股的“虚火”持续不断地泼上冷水。

简单而言,利率与估值成反比,所以一旦利率进入上升通道,那对高估值股票会形成一定的压制。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周一报1.484%,上周一度触及1.56%,为6月以来的最高点。而不少分析师预测年底前10年期美债收益率将升至1.75%,甚至2%。

自9月创出阶段性峰值以来,这五只大型科技股中,除奈飞以外,都呈现持续回调走势,合并市值累计缩水近1万亿美元。

image

阶段性撤离

不少国际大投行最近已多次预警,建议投资人阶段性撤离科技股和成长股,其中摩根士丹利观点可能最为悲观。

大摩首席投资官迈克•威尔逊(Mike Wilson)不仅多次预期美股大盘近期可能会有幅度高达20%的回调,还建议防御性操作,关注医疗保健股、必需消费品和金融股。

他分析称,大型科技股面临两大风险,即业绩增速放缓和货币政策收紧。

“对许多投资者来说,当前科技股的回调是否已完全消化了这些因素,我们的答案很简单:还没有。”他在周日发表的最新观点仍很鲜明。

据彭博统计的数据,分析师对这五大科技股第三季增速预期与整体大盘股的增速预期的领先值已回落至4个百分点,去年曾达33个百分点;而且未来三个季度科技股的增速可能不再领先于其他板块。

FAANG的下跌,对于大盘指数的影响较为直观,尤其是权重占比较高的指数,例如权重占比约四成的纳指100指数。

Fairlead Strategies的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凯蒂·斯托克顿(Katie Stockton)对媒体表示,由大型科技股推动的“势头正明显下降”。“当然,在他们撤退的时候,标普500指数或纳斯达克100指数很难走出自己的道路。”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