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中信建投:如无疫情明显扰动 四季度和2022年经济复合增速将好于三季度

度下降,共振复苏依然是主题,但地区间、行业间分化,供给瓶颈仍得不到有效解决。展望2022年,全球经济依然面临很多挑战:疫情短期内无法根除,脉冲式冲击、周期性往复的局面或将延续;财政刺激政策逐步退出,复苏动力面临断档的风险;发达经济体货币政策开始转向,新兴经济体面临压力;高通胀可能维持更长时间。预计2022年全球经济增速将明显放缓,金融市场不确定性增加。

我国前三季度经济增长持续低于预期,疫情反复是关键影响因素。如无疫情明显扰动,四季度和2022年经济复合增速将好于三季度,预计三、四季度GDP两年复合增速约5.1%(同比5.3%)、5.3%(同比4.1%),全年GDP同比复合增速中枢为5.2%(同比8.2%)。2022年GDP同比增速中枢约5.9%。从需求结构看,四季度至2022年出口在外需走弱下降逐步放缓,房地产投资逐步触底企稳,基建投资将小幅回升,制造业投资进入平台期,消费有望重回复苏轨道,PPI短期仍将保持高位,11月起逐步进入回落周期。明年CPI中枢小幅抬升。

四季度跨周期调节思路仍占主导。在能够完成6%增速目标的背景下,全年主要任务仍然是防风险、调结构和促升级。但对房地产、融资平台、落后产能等极限施压的政策或会边际修正。四季度逆周期调节政策不会急于出手,明年上半年或阶段性成为主流。中美竞争、共同富裕要求GDP仍要保持一定增速,明年稳增长重要性提升。预计明年增长目标或在5.5%左右。

货币政策方面,影响货币政策操作的因素有经济增速下行、防范金融风险、联储退出宽松、通胀压力持续四大因素。前两个因素引导货币政策走向宽松,为主要因素;后两大因素对宽松形成制约,目前影响有限。节奏方面,跨周期调节决定央行对短期波动的容忍度提高,同时更关注预期管理。未来货币政策取向将边际走宽,可能继续触发降准。明年宽信用或是政策新特点。2021年社融增速全年预计为10.6%,2022年全年预计增速在11%以上。

财政政策方面,年底的“财政后置”和明年初的“财政前置”将成为今明两年的核心逻辑。财政收入全年完成度较高,四季度财政收入增速逐渐收敛至低位区间震荡。财政支出发力稳增长可期,基建逐渐提速将成为年底年初主要脉络。老基建整体体量大,能在今年底明年初形成实物工作量,对经济托底的效果较为明显,全口径约20万亿的广义基建投资仍是财政发力的主要工具。新基建体量较小,但成长较快,5G、轨交、特高压、充电桩板块未来可期。2022年赤字率预计会回落至3%左右水平,总体赤字规模有望继续下降至3.5万亿以下。

风险提示:疫情反弹,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加大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