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

导读

目标设定紧地方意识薄、需求结构变化、碳中和初期拉动,使得今年双控目标完成压力很大。我们测算若要完成全年的“双控”目标,基准情况后续仍需对相关高耗能行业继续限产30%~70%,居民端限电可能会缓解,但限产节奏难以出现大幅度调整。 

摘要

今年“双控”为何难达标?

1)“碳中和”元年背景下,目标约束和执行力度较为严格。一方面,经济压力加大,政府的能耗目标与实际经济水平匹配情况有些脱节;另一方面在碳中和背景下,中央对于“双控”执行力度趋严。

2) 高温天气和用电结构导致上半年“经济弱、用电强”。

三产和居民用电:高温天气和疫情对于上半年的居民用电产生了较大的扰动;近几年5G基站、数据中心、新能源车的大力发展导致我国三产用电持续高增(9.9%),高于其GDP增速(5.1%);

二产用电(总量):出口驱动、高技术制造业的用电增速大幅增长(8.7%和14.5%),此外上半年上游高景气度导致高耗能行业用电维持较高的增速(7.0%),对于能耗总量产生显著的拉升;

二产用电(强度):除了高耗能行业高增导致的结构恶化,还要关注两个因素的短期扰动:一是碳中和产业链投资规模较大,新建的过程中尚未形成规模优势,能源使用效率出现短暂下滑(碳中和初期扰动);二是经济景气度下行,消费和汽车产业链的规模效应出现弱化,制约了能源使用效率的提升(疫情和缺芯扰动)。

3)随着电源结构的变化,“双控”考核仍“刻舟求剑”。我国在在大力发展清洁能源的同时,却将其纳入“双控”范围;9月份的新政策虽然放松了其总量目标,但强度约束依然严峻。

四季度限产是否会趋严?哪些行业的限产力度边际提升?

1)“双控”目标下,未来限产仍然不容乐观,经济拖累0.4~0.7%,居民限电会出现边际缓解,但限产依然保持一定节奏。基于煤炭、石油、天然气三大化石能源和风电、水电、核电、光电等清洁能源的月度生产和消耗数据,以及GDP数据,我们大致估算出季频全国单位GDP能耗强度数据;若要完成全年的“双控”目标,在基准假设下,需要对相关高耗能行业限产30%~70%,对于四季度GDP增速产生0.5%的持续拖累。

2)三条逻辑主线支撑下,未来限产面临趋严的行业主要包括(按照严格程度排序):电解铝、钢铁、水泥、煤炭、铁合金、烧碱、黄磷。第一,关注上半年的考核结果边际发生恶化,但出台的文件未涉及具体的减产规模,或者仅局部地区进行限产的一级预警省份;第二,关注政府已经表态但是尚未实施限产措施的二级预警省份;第三,关注二级预警省份中具有共性的高耗能行业以及受限电影响的电力下游产业链。

1. 今年“双控”为何难达标?


1.1  “碳中和”元年背景下,目标约束和执行力度较为严格

“碳中和”元年背景下,“双控”政策的能耗强度约束相对往年较为严格,同时今年的政策执行力度几乎刚性。

首先,“十四五”总体的能耗强度目标相对合理。回溯过去三个五年计划,“十一五”和“十二五”我国都超额完成了“双控”的目标,分别超出目标3.9%和5.7%,而“十三五”期间我国刚好踩线达标,主要是由于最后一年的疫情所致。随着我国经济增速的不断走低,能耗强度下降的难度逐渐提升,“十四五”13.5%的目标总体来说还是符合能耗约束的走势规律。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

但从单独的年份来看,今年的能耗强度指标约束相对偏严。按照13.5%的五年目标来看,年均能耗强度大概需要下降2.56%,但国家发改委对我国今年能源强度制定3%的下降目标,总体来说还是较为严格。实际上,2019年并未完成当年制定的能耗目标(3%),主要是由于经济出现了显著下行(当年GDP增速6%),考虑到我国今年经济下行压力较大的情况下(我们预测今年GDP增速为5.2%),相较以往,3%的约束目标还是较为严格。此外,2020年由于新冠疫情,政府没有设定能耗指标,疫情过后的复苏打乱了整体的“双控”节奏,进一步增加了能耗指标达成的难度。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1

最后,今年的政策执行力度较往年大幅提升,中央容忍度下降,更加关注质量与结构问题。一方面体现在中央不断通过政策文件给地方政府施压,如:4月中旬的《关于加强高耗能、高排放项目生态环境源头防控的指导意见》、5月份的《关于进一步加强节能监察工作的通知》等;另一方面,发改委首次采用每个季度印发能耗晴雨表的方式来跟踪各省的能耗达标节奏,并对一级预警的省份采取约谈、暂停“双高”产能审批等措施,确保年内的“双控”目标顺利完成。

1.2  高温天气和用电结构导致上半年“经济弱、用电强”

除了政策约束趋严以外,需要注意以下三个方面对于上半年能耗强度和能耗总量的支撑:

首先,高温天气对于5~6月份的用电产生了较大的扰动,从而导致二季度的达标情况出现了恶化。我们在系列第一篇报告《为何当前“经济弱、用电强”》中提到,今年的用电高增包含了高温因素的扰动,相较于2020年,本年温度提升了将近1℃,考虑到能耗指标是与2020年相比的,因此这种高温效应增加了上半年完成能耗目标(强度和总量)的难度。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2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3

其次,上半年三产和居民用电高增与其GDP增速(居民活动不产生GDP)不成比例,总体上提升了我国的能耗强度。近几年5G基站、数据中心、新能源车的大力发展导致我国三产用电持续高增,今年上半年三产用电增速达到9.9%,与之不成比例的是上半年三产GDP同比仅为5.1%,说明三产的单位GDP能耗出现一定程度的上升。此外,上半年受疫情和高温影响导致的居民用电高增也对能耗强度产生一定的拖累。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4

最后,二产占能耗总量的75%,占电耗总量的68%,对于能耗强度的带动作用十分显著,我们从能耗总量和能耗强度两个方面寻找二产内部的结构性线索:

从能耗总量的角度来看,关注出口驱动、高技术制造、高耗能行业。将2019年和2021年上半年的用电增速进行对比,可以发现总体来看,我国今年上半年的制造业用电增速显著高于2019年,考虑到今年GDP增速相对更低,因而上半年的能耗总量实际上远超今年GDP应有的水平,能耗总量超标不难理解。其中,出口驱动和高技术制造业的用电增速大幅提升,是上半年用电高增的重要驱动力;此外,需要重点关注高耗能行业的高增速,相较于2019年,上半年高耗能行业(煤炭、化工、建材、钢铁、有色)的用电增速也显著提升,考虑到高耗能行业的能耗占我国总能耗的四成左右,因此其对于我国能耗总量的带动十分显著。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5

从能耗强度的角度来看,一方面高耗能行业的高增长对于上半年能耗强度大幅拉升,另一方面关注消费、碳中和、汽车相关产业链短期扰动导致的能耗强度提升。对比上半年分行业的工业增加值和用电增速,发现单位GDP能耗显著提升主要集中在两个方面:

1)首先,从结构角度来说,高耗能行业的高增速(7.0%)对于上半年的能耗总量和能耗强度都产生了显著的支撑,与之对比,2018~2020年高耗能行业用电增速分别为6.2%、4.2%、6.1%,考虑到高耗能行业的能耗强度大概是平均水平的2~3倍,因此上半年的高耗能行业高增在结构上制约了我国“双控”目标;

2)其次,从能源使用效率来讲,单位GDP能耗的回升主要在于两个方面:一是上半年碳中和产业链(发电设备、新能源材料)大幅增加资本开支,新建投资增加的过程中尚未形成规模效应,能源使用效率出现了短暂下滑(碳中和初期扰动);二是消费和汽车产业链分别由于终端需求疲弱和缺芯的影响,导致经济景气度下行,生产的规模效应出现弱化,制约了能源使用效率的提升(缺芯和疫情短期扰动)。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6

1.3  随着电源结构的变化,“双控”考核目前仍“刻舟求剑”

随着电源结构的变化,“双控”考核仍“刻舟求剑”,在大力发展清洁能源的同时,却将其纳入“双控”范围;9月份的新政策虽然放松了其总量目标,但强度约束依然严峻:

1)首先需要理解,双控政策实施的初衷在于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并不在于促进能源系统转型。“双控”目标的提出是在“十一五”,当时我国能源使用效率较低,“双控”旨在去除工业的落后产能,促进工业技改,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因此清洁能源也在政策约束范围内。

2)其次,随着清洁能源占比的提升,“双控”政策对于能源转型的重视度开始提升,已经有学者开始建议将清洁能源剔除双控目标外,也有学者建议采用“碳双控”,但目前都尚未实施。仅有个别省份出台了相关政策,如:青海和广东要求对超出规划部分可再生能源消费量,不纳入能耗总量和强度目标考核。

3)为了应对“双控”和能源系统转型相冲突的问题,9月11日,我国发改委出台了《完善能源消费强度和总量制度方案》,鼓励地方增加可再生能源消费,对超额完成激励性可再生能源电力消纳责任权重的地区,超出的部分不纳入该地区年度和五年规划当期能源消费总量考核,但是依然计入能耗强度目标,因此整体而言,当前目标考核体系下各省的能耗强度约束依然严峻。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7


2.  四季度限产是否会趋严?哪些行业的限产力度边际提升?


2.1  能耗目标不降反升,各地限产政策执行力度逐步趋严

一季度的“双控”晴雨表出台以后,各省对其应对不足,反而是六七月份的高温天气导致大规模的限电政策出台:

1)5月13日,国家发改委对今年一季度能耗强度不降反升的浙江、广东、广西、云南、青海、宁夏、新疆等省区节能主管部门负责同志进行谈话提醒,确保各省完成本地区年度能耗双控目标任务;但总体来说,各省对于能耗超标的情况反映不足,仅有个别省份进行针对性的限产;

2)而今年的限电政策最早开始于5月10日,广东发布《2021年广州市有序用电方案》,要求对部分地区的高耗电企业进行错峰轮休,为了保证到了暑期电力能够正常供应,随后宁夏、山东、江苏、江西等地也先后出台相应的限电措施,到了7月高温天气,限电的规模达到顶峰。总体来看,本轮限电潮主要是由于高温天气导致的电力短缺,并非“双控”的目的。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8

上半年的“双控”晴雨表反映了各地对于政策的执行力度不严,很多地区的能耗强度反而上升,随后各地出台大规模的限产限电措施。8月12日,国家发改委要求对上半年能耗强度不降反升的地区(青海、宁夏、广西、广东、福建、新疆、云南、陕西、江苏),2021年暂停“两高”项目节能审查(国家规划布局的重大项目除外)。在政策的强制约束下,各地区开始采取大规模的限产、限电政策。在限产的政策中,主要涉及的行业包括:电力、煤炭、钢铁、电解铝、水泥、玻璃等。此外,需要注意的是,今年八九月份的天气已经开始下降,本次多个预警省份的限电措施很大程度上是“双控”政策的考量。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9

2.2  “双控”目标下,未来限产节奏不会发生大幅纠偏,经济拖累0.4%~0.7%

我们基于煤炭、石油、天然气三大化石能源和风电、水电、核电、光电等清洁能源的月度生产和消耗数据,以及GDP季度数据(按照2005年可比价),即可测算出季频的全国单位GDP能耗强度数据。从测算结果中可以发现:供给侧改革对于2016年二、三季度的能耗强度压降的较为明显;2017年底的环保限产对于后面三个季度的能耗强度有明显的制约;2020年上半年由于疫情,能耗强度不降反升,后半年随着疫情复苏能耗强度加速降低,说明能耗强度的降幅和经济发展水平高度相关。今年上半年能耗强度降幅低于预期,一季度下降2.4%(与目标值相差0.6%),二季度由于高温天气的扰动能耗强度仅下降1.3%(与目标值相差1.7%)。考虑到2020年下半年能耗降幅的高基数,今年下半年想要完成双控目标,任务依然较为艰巨。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10

目前,9个一级预警省份限产的产品主要集中在黑色(钢、铁、铁合金)、有色(电解铝、锌冶炼等)、建材(玻璃、水泥)、化工(乙烯、烧碱、黄磷等)这四大高耗能行业。在此基础上,我们进一步测算若要完成全年的“双控”目标,下半年9大省份需要限产多少?对于GDP的影响几何?

1)首先,基于2018年能源统计年鉴,测算出各行业能耗总量。其中,四大高耗能行业的能耗分别为:黑色(48272万吨标煤)、有色(9515万吨标煤)、建材(19953万吨标煤)、化工(22976万吨标煤),占全国总能耗近四成;

2)其次,基于2017年的投入产出表中分行业增加值,计算出高耗能行业的能耗强度(行业大口径)。然后基于149部门的细分行业投入产出表,将行业能耗强度进一步拆分测算出高耗能品类(小口径)的能耗强度和占GDP比重:基础化学原料(6.55吨标煤/万元;0.66%)、水泥&玻璃(4.84吨标煤/万元;0.78%)、钢&铁&铁合金(5.42吨标煤/万元;1.68%)、电解铝&锌冶炼等(5.60吨标煤/万元;1.18%);

3)最后,以主要产品产量占比作为考察对象,计算出9省高耗能行业占全国比例。其中,2019年粗钢产量9省占全国25.2%,十种有色金属占37.1%,非金属矿物制品中水泥占34.1%,平板玻璃占25.3%,化工中烧碱占26.7%,乙烯占42%。

按照目前已经出台的政策来看,假定9月份的限产规模平均达20%,那么三季度能耗强度降幅大约为0.7%。根据最新的用电数据来看,三季度的用电增速与一季度相仿(7%左右),因此我们假定三季度的能耗强度降幅大致为2.4%,在此基础上,三季度末的限产措施大致能够弥补当季的能耗强度缺口,即:在限产20%的情况下,三季度当季刚好达标(能耗下降3%)。

那么上半年的能耗强度缺口则需要四季度单季来弥合,一季度和二季度的累计缺口达到2.3%,也就说,若要完成全年的双控指标,那么四季度的能耗强度单季降幅需达到5.3 %。我们假定在不限产的情形下,四季度的能耗强度降幅分为三种情况:1.3%(悲观,与二季度一致)、2.4%(中性,与一季度一致)、3%(乐观,能够完成当季目标),相应的,限产所导致的能耗强度降幅应分别为4%(悲观)、2.9%(中性)、2.3%(乐观)。

测算结果表明:若要完成全年的“双控”目标,在基准假设下,需要对一级预警的9个省份相关高耗能行业限产30%~70%,对于全国四季度GDP增速产生0.5%的持续拖累。相较于三季度,限产的力度将边际趋严,结合目前的各省的政策表态,多个省份尚未对限产的幅度进行规定,此外,二级预警地区的限产政策大多尚未出台。因此,为了达成全年的“双控”目标,需要各省共同发力,预计未来限产节奏不会发生大幅纠偏,相关省份在四季度将陆续出台相应的限产措施。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11

2.3  三条逻辑主线支撑下,电解铝、钢铁的限产力度边际趋严

往后看,未来限产可能面临边际趋严的行业可从以下三个角度寻找:

1)一级预警地区中,上半年的考核结果边际发生恶化,但尚未出台涉及实质性减产规模的政策文件,或者仅局部地区进行限产,未来有望进一步出台相关文件,加大限产力度,如:青海、福建、新疆、陕西。其中涉及的行业主要包括:电解铝、水泥、钢铁、煤炭等;

2)二级预警地区中,政府已经表态但是尚未实施限产措施的,在短期内或者三季度考核结果公布后,有望出台相应的限产政策,如:安徽、浙江、贵州分别出台了有序用电的措施,但是尚未对高耗能行业进行限产;此外,四川对今年上半年能耗“双控”目标完成情况红色预警的广元市、雅安市、阿坝州3个市(州)政府主要负责人进行约谈,并提出整改要求,预计未来将出台相应的限产政策;山西在9月25日召开了深化能源革命综合改革试点暨能耗双控工作推进大会,要求确保完成经济社会发展和能耗双控目标任务。其中涉及的行业主要包括:电解铝、钢铁、铁合金、水泥、烧碱、黄磷、煤炭等

3)二级预警地区中,具有共性的高耗能行业以及电力下游产业链,三季度考核结束后有望进一步受到限产限电的约束,如:电解铝、钢铁、水泥。

总体来看,未来限产面临趋严的行业主要包括(按照严格程度排序):电解铝、钢铁、水泥、煤炭、铁合金、烧碱、黄磷。

今年的能耗“双控”目标能否完成?插图12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