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付鹏:造车新势力有点发烧,新能源赛道可以持续五年,储能是关键

可以寻找未来的核心资产比如三梯队变二梯队,它的成长性比在一梯队的要高,更可能会获得超额收益,同样要把风险相对分散一些。”

“从商用的角度、整个链条上来看,目前发展比较成熟的是前端的发电,包括核能和光伏,核能一般人搞不了,但是光伏经历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相对非常成熟。”

造车新势力有点发烧,它背离了车的主体,对他而言有必要讲这个故事,因为它不讲这个故事,它早期的市值估值是膨胀不起来的,如果都按照传统车企去估值,它可能想干的事情早期就黄了。

新能源汽车更换电池比较实际,可以实现我们说的小充电宝概念。充电站可以选择便宜的时候把电池充满,这就变成一个储能的概念,当我们需要时(高峰期)可以直接换电,这个过程中还能赚一点价差。”

未来的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新能源赛道维持性是极强的,确定性非常高

目前芯片说到底是周期性的东西,除非有非常内核的技术,站在金字塔尖的例外。目前看芯片的景气周期需要考量一下,新能源的主赛道、增速都还在,上升的趋势也比较认同,当然毫无疑问波动也会加大。”

近日,东北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付鹏在一场以“新能源,新动力”为主题的直播中分享了以上观点。

付鹏:造车新势力有点发烧,新能源赛道可以持续五年,储能是关键插图

寻找未来的核心资产


主持人核心资产从未来看,你觉得怎么样?

付鹏 :有龙头关注的人太多,它的定价已经很充分,很难获得超额收益。

可以寻找未来的核心资产,比如三梯队变二梯队,它的成长性比在一梯队的要高,更可能会获得超额收益,同样要把风险相对分散一些,和一级市场角度一样,技术的发展不确定性很高,包括一些互联网公司内部团队也存在竞争,我作为公司的资源投资人也是各个小团队都投,谁最终能跑出来,再重点扶持。

主持人:730政治局开会专门提到了要挖掘国内市场潜力,支持新能源汽车加快发展,它用了加快发展这个词。付总,怎么理解加快发展?

付鹏:09年开始新能源战略已经开始提了,它的早期发展过程中有大量政府贴在内,后来正常良性市场运转,之后是高速发展,现在新能源汽车已经度过了前面大家对它的质疑,因为一开始在政策保护下,大家对它的疑虑是很多的,疑虑打消后,逐渐市场化,发展阶段进入相对的快车道。

从更高维度看,我们国家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的任务比较高,时间上比较紧张。

如果再考虑到地方官员迫切想提前完成任务,这个时间维度就更紧了,政府和地方官员都重视它,这个事情就会放在更高的重要性上,所以确定性也很高了。


新能源领域最关键的是储能


主持人:风能、氢能等在新能源领域里面你怎么理解?

付鹏 :新能源目前最主要的是光伏、核能,核能占5%,光伏、核能、其他的如地热等大概占据整个能源使用量的三成左右。

新能源完全替代化石能源掉仍需要很长时间,这个过程也正在发生。从商用的角度、整个链条上来看,目前发展比较成熟的是前端的发电上,包括核能和光伏,核能一般人搞不了,但是光伏经历过十几年的发展已经相对非常成熟。

前面讲的是获得电的方式,然后讲到传播电运输这个过程,我们有特高压的输变电技术,毕竟中国电力分布不均,这里涉及到电的使用端,所以大家现在关注储能储电的问题,我开玩笑说城市需要个大的充电宝,为什么?

因为这个电过来了以后,如果正好是使用的低峰期就会浪费,高峰期又不够消费,所以可能以后最关键的是储能,然后再到最后应用端上。

主持人:随着新能源车的一个发展,有没有可能汽车变成一个小的充电宝?有企业在这方面做研究,高峰期放电,低峰期充电,出差后直接在app上充完电卖电,称之为无成本开车。

付鹏 :这是一个很好的一个假设,但是新能源汽车更换电池比较实际,可以实现我们说的小充电宝概念。充电站可以选择便宜的时候把电池充满,这就变成一个储能的概念,当我们需要时(高峰期)可以直接换电,这个过程中还能赚一点价差。

目前看未来用换电的技术实际上是可行的,而且目前碳排放活动中,排放量较高的是汽车尾气,在城市里大规模地使用或者推广电动车很有意义。


造车新势力有点发烧


主持人:从长远角度来看,比如说燃油车的减少,新能源车的增加,这是个必然趋势, 如果你是大的传统汽车商的董事长,你怎么应对这个变化?

付鹏 :首先第一点,二者之所以没有产生这种竞争关系,没有内卷,是因为市场现在很大,给了一个新势力的一个机会。

第二,这不意味着传统车企就没有准备,应该说它的相对储备是有的,另外也无法真正意义上去摆脱传统车企,新能源车还需要代工的也不在少数。

第二,有一点分歧的是,造车新势力有点发烧,它背离了车的主体,对他而言有必要讲这个故事,因为它不讲这个故事,它早期的市值估值是膨胀不起来的,如果都按照传统车企去估值,它可能想干的事情早期就黄了。

从车的使用上来讲,我们支持新能源车,但是我们国家更多车的使用是在城市内的短租,中长途有高铁、航空,其实并不需要1000公、2000公里的电动车,我们需要的是两三万公里的电动车。

所以别人和我说的,你可以在车里打游戏,在车里工作等各项功能,我都觉得不现实,我在城市上班,去公司也可以工作,所以从我的逻辑上我是完全没法理解的,所以当五菱宏光出来时,我非常支持,因为很简单,对老百姓的角度来讲,恰恰是最实用的,不需要花30万或者更多的钱就能满足需要的功能。


能源新零售模式已经开启


网友:现在到处是在做电网的改造,如何看待充电桩这个板块?

付鹏: 目前我觉得在整个产业链中,其实充电桩是最简单的,也是最容易做的。举个例子,中石油、中石化随便一个加油站一改,就是新能源的零售终端,而且它们已经和蔚来在做这块了,这点其实不难。而且对产业链来讲,新能源车的数量需要足够,充电桩的密度也要足够,下游的利润才能出来,经济适用性才能出来。

商业化需要用这个模式,目前来看这个机制是够了,现在你会发现包括国家电网,传统能源的贩售的这些中石油、中石化加油站都开始琢磨这个事儿了,因为对他们来说太简单了。

所以这种所谓的叫能源新零售、新贩售的模式已经开始。


新能源车供应链大概半年能恢复


主持人:疫情在将来会导致新能源车供应链上出问题吗,从而导致车的产能出问题,会不会存在这种可能性?

付鹏 :从年初到现在,不只是车的供应链,全球的供应链体系紊乱已经成为常态,而且产生了很多影响,不只是对车,北美房地产也受到供应链的影响,供应链还会直接影响价格,价格向下传导就会影响更多层面,中国去年是率先复苏,但是也造成了一个影响,就是我们的敞口在外,包括芯片,然后供给端在外,需求端往前狂推。

首先不提价格的问题,现在可能像一些核心的东西有钱也拿不到,最近半年多,其实大部分的利润是在高度的往前挤,新能源车的涨幅里边,可能会发现上游原材料的涨幅都快赶上我们电池利润了。

这就是传导的问题,供应链风险其实很大,至关重要,往后看,理性去看,半年左右大概供应链会逐渐恢复过来。

海外无所谓疫情,多是全民免疫,中国最近比较尴尬,之前是全面免疫,现在传播起来,一时无法接受,全面封,全面控多少对经济和需求肯定是有影响的,因为我们的供应链在外,所以外围逐渐缓和以后,其实全球供应链风险可能会减弱一些,反而要担心我们的需求端,这个逻辑和上半年正好相反。


新能源和传统能源的平衡要把握住


主持人:2030年以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以前实现碳中和,但是7月30日政治局会议提到要防止一刀切式的减碳,你是怎么理解这个问题?

付鹏 :这个是肯定的,因为投资都是过热的,大家都希望一年把3年10年的饭吃完,政府理解现在的减碳变成一个运动式的了。

我的理解是经过3月份到目前的充分调研以后,发现地方官员的理解是偏了,我们说减碳包括新能源的应用和传统化石能源之间的比重改变,它是个逐渐的过程,你如果说做成运动式的,就是说一味的追求一边,另一边可能就会短缺,造成经济活动运转都会出问题。二者的平衡要要把控住,加大新能源的比重的方向是确定的,但时间上是充足的。


新能源赛道可以维持5年


网友:新能源赛道很火,但是大家都顾虑说这个赛道到底有多长,它能持续多久?

付鹏:未来的5年甚至更长的时间,这个赛道维持性是极强的,确定性非常高。

网友:现在新能源很火,芯片半导体也很火,现在如果要做选择题,往后看一年怎么排序,或者说我现在有100块钱,这2个领域应该各自分配多少钱?

付鹏:目前芯片说到底是周期性的东西,除非有非常内核的技术,站在金字塔尖的例外。芯片的景气周期需要考量一下,新能源的主赛道、增速都还在,上升的趋势也比较认同,当然毫无疑问波动也会加大。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