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投资那些事

《张潇雨 个人投资课》和常识、时间与概率站在一起

这一讲是我们课程的结束语。

不知道这门个人投资课,你从头到尾学下来有什么感受。如果你的感觉是,学完之后觉得投资真的很难,真的挺有风险,市场很强大,我们能掌控的事情其实很少的话,我觉得就达到目的了。

我一直在说,当你对市场,对投资这件事更有敬畏心之后,你赚钱的几率反而会提高很多。

不过在学习完课程,试着开始建立你的投资框架、投资体系和投资方法之前,我还有最后一点叮嘱。把这个叮嘱完成,我觉得我们的课程就非常完整了。

我在讲课的时候,总有同学会问我:投资的确是个非常复杂综合的事情,那么除了掌握金融、投资、财务知识之外,我们还应该学什么呢?

我相信很多同学这时会想起芒格所说的“多元思维模型”。在他的认知里,一个人想要做好投资,甚至想要过好生活,需要具备多学科的视角,用多元思维来理解这个世界。

比如他就提到过要有数学、工程学、生物学、物理学、统计学、历史学、心理学的视角,等等。他自己也被人称为“长了两条腿的书架子”,难怪投资做得这么好。

在我看来,这些学科视角在帮助我们理解世界的时候都很有用,但是我觉得,有一个同样很重要的、对我们学习投资有巨大意义的学科视角,芒格没有提到。

这门学科就是,语言学。

1

可能很多同学一听会觉得奇怪,做投资,和语言学有什么关系呢?其实还真的有很大的关系。

当然,这里我不是要求你成为语言学的专家,我自己肯定也不是语言学的专家。我说的是,在学习投资的时候,你的脑子里一定要有一根弦,那就是:语言是个功能有很大局限性的沟通工具,它是有很大的模糊性和欺骗性的。

而这种模糊性和欺骗性,很容易就把我们投资的旅程引入歧途。

来举个例子。

我见过很多散户投资者,甚至一部分专业投资人,在买股票的时候都喜欢大盘蓝筹股。那么你知道“蓝筹股”这个词是怎么来的么?

实际上蓝筹的英文是Blue Chips,来自于西方赌场。因为过去的赌场通常有三种筹码,白色、红色和蓝色。其中蓝色是最值钱的。久而久之,大家就使用“蓝筹股”来指代那些规模大的、发展稳定的、市场形象良好的、盈利高的大公司。

比如美国著名的道琼斯工业指数,也一度被称作“蓝筹股指数”,它在1928年创建出来的时候,就选取的是30家最大型的工业企业,来代表美国股市的走势。

正因为蓝筹股的这种特性,很多投资者尤其是散户型投资者,都很爱买蓝筹股票。因为他们觉得,所谓的蓝筹股,肯定比较稳定,买起来很踏实,而且肯定会有回报。

更好玩的是,这个概念漂洋过海来到中国之后,大家又延伸出来一个“白马股”的概念,指的基本也是那种长时间业绩不错,业务管理水平比较高,商业模式也比较靠得住的大公司。而由于大家都知道这些公司不错,所以比起仍然在等待被挖掘的“黑马”,这种公司更像是人人都看得见的“白马”,而且还有点“白马王子”的意味。于是“白马股”这个词也就传开了。

那么你肯定想知道,投资蓝筹股或者白马股的结果怎么样呢?和课程一贯的风格一样,我们还是拿证据说话。

在2012年,研究机构Research Affiliates的创始人Rob Arnott和Lilian Wu——应该是一位中国女士,一起做了一项研究。他们发现有这么一个现象:

如果选取每个行业内市值最大的公司第一名,这应该够蓝筹、够白马了吧,然后跟踪它们接下来一年、三年、五年和十年期的股价表现的话,这些公司有比较大的概率是跑输整个行业的其他公司的。

准确说,一年内跑输的概率是57%,三年是58%,五年是61%,十年是66%。而跑输的幅度平均在4%以上。而且这个现象,横跨了世界上九个主要国家的十二个行业。

《张潇雨 个人投资课》和常识、时间与概率站在一起插图 《张潇雨 个人投资课》和常识、时间与概率站在一起插图1

 

同样,我们还可以从另一个角度来看这件事。

这里还有另外一个统计,是从1980年到2019年,每一个十年,全世界市值排名前十的公司。

《张潇雨 个人投资课》和常识、时间与概率站在一起插图2

如果你看2019年,上面都是什么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腾讯和阿里这样的公司;

但你仅仅往前翻十年,这个榜单就变成了中石油、埃克森美孚、沃尔玛、汇丰银行、必和必拓这样的公司;

再看2000年,英特尔、朗讯、GE、德意志电信榜上有名;而1990年则是东京三菱银行、丰田、富士银行这些日本公司的天下,当然还夹杂了一个IBM……

榜单我不一一列举下去了,相信你也明白我要说什么了——这些所谓的大盘股、蓝筹股,在每个时代不可一世,是人们觉得怎么也不可能消失的庞大的公司,位置真的有那么稳固么?买这些公司的股票真的是稳赚不赔么?大公司的表现就一定能超出市场平均水平,超出指数么?

你要真这么想,而且真就这么去投资的话,就是被人们发明出来的各种概念迷惑了。

所以我想说的是,做投资,千万不要执着于概念,更不要靠感觉行事。

白马股,不代表公司股价永远不跌;

绩优股,不代表业绩永远优秀;

安全边际,等到市场真的不理性的时候,其实也没那么安全;

什么新经济、科创板、漂亮50……这些名词都不是你不假思索闭眼买入的原因。

你要知道,语言和文字是很有欺骗性的,一个词、几句话,能传达的信息量非常有限。如果你执着于这些说法的字面意思,很可能就会被带得越来越偏。

2

当然这还没完。很多时候语言的这种欺骗性,对我们的伤害还不是最大的。因为错的东西,我们吃亏个几次可能也就长记性了,以后躲开就是。更可怕的是那种,说法其实挺对,也没想骗你,但表达出来非常模糊,很容易让人误解的东西。

还是来举个例子。

我相信只要接触过投资的同学,都听说过巴菲特已经被传播了无数次的那句话:要在别人恐惧的时候我贪婪,别人贪婪的时候我恐惧。

这句话有错么?当然没错,可以说是一句金玉良言。但问题是,这句话实在是太模糊了。模糊到每个人的理解都可能非常不同。

比如,别人恐惧我贪婪——这里的“别人”是谁呢?是你的家人朋友,还是你认识的散户投资者?是市场的主力资金,还是各国的央行和政府?你有数据统计有百分之多少的“别人”正处在恐惧情绪里么?这些我们很难说得清楚。

同样,别人怎么就叫恐惧了呢?是市场跌了20%就叫恐惧,还是跌了50%才叫恐惧?是一个月连续下跌叫恐惧,还是连跌三年叫恐惧?同样,每个人也有不同的标准。

继续再说贪婪,怎么就叫贪婪呢?是把全部身家拿去买股票叫贪婪,还是你敢买所有人都觉得要完蛋了的公司叫贪婪?这些还是很模糊。

所以,巴菲特老人家也经常吐槽大家过于追求咬文嚼字的习惯。比如他就说过,我不知道什么叫价值投资,因为所有投资都应该叫价值投资。一个投资没价值,你还要投资吗?

更有意思的是,很多时候你会发现,哪怕有些说法实际上毫无意义,人们也会选择去听取和相信。比如陈达老师在他写的那篇《如何做一个打脸无忧的股评》里就提到过,股评家们最爱用一些模棱两可的词来预测市场。

比如市场正在进行“估值修复”,是高变成低叫修复呢,还是低变成高叫修复呢?怎么说都行。

还比如“市场情绪升温”,怎么就叫升温了呢?是资金多了,还是价格涨了,还是恐惧情绪升温大家都要逃了?还是怎么说都行。

还有什么“市场风险释放”,陈老师说:我就想问一问市场风险有憋着不释放的时候吗?市场风险不释放会怎么样?原地爆炸吗?简直有点好笑。

总结

所以,在最后一节课里我为什么要说这些呢?

因为我知道,我的一门个人投资课,不可能把世间投资的道理都覆盖到,在课程结束之后,你肯定还要去各种其他地方继续学习、研究,不断提高自己的水平和认知——这是非常正确的。

但是你想,你不管学习什么投资知识,它的载体肯定都是语言和文字。这门课也不例外。而只要是语言,就带有它的局限,就有覆盖不到的情况,就有模糊性和欺骗性。

所以,在投资这门学科里,没有金科玉律,也没有绝对真理。尽信书不如无书,时时刻刻保持独立思考,求真求实,相信理性,不依据感觉行事,不去相信和追求一劳永逸的必胜之法,而是和常识、概率以及时间站在一起,才是最最重要的。如果你真的坚持这样做,生活不但会奖励给你财富,还会帮助你成为更好的自己。

好了,这就是我们课程的结束语。谢谢你,我们有缘再见。

如果你觉得这门课帮助了你,请把它分享给你的朋友,感谢你的分享。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